Tuesday, July 16, 2019

不在香港的香港人說一下感想

近一個多月香港的情況混亂連不是身在香港的小弟我也感覺到順便說一些感想

在這個氣氛中增加人流的方法很簡單不用說價值投資不用說收息股不用說港樓只需要不停發表一些政治看法自然可以引進人流哈哈

不計由六月開始發生的政治事件2014佔中我有個人私事所以沒有認清什麼黃藍或時事政治自然沒什麼興趣討論跟著就是2016年旺角動亂一些人存心出來攻擊交通警梁天崎還有其他多人把交通警推倒在地上拳打腳踢當時最令我驚訝的不是有人存心組織攻擊而是事後不同友人的感想有一些人的說法是: 政府不仁他們的行為其實可以了解如此官迫民反思維原來可以用來合理化一個組織性攻撃警察的行動? 

跟著有人給法庭重判算是為自己行動負責但不少人卻把他看做人民英雄在社會上存心搗亂卻可化身成英雄這是什麼歪理? (同時間另一位人兄更不知所謂好像叫黃台仰? 潛逃歐洲不敢坐監這類做事不負責任的垃圾基本上是天地不容黑白不容不論是黃藍或是中立都不能容納這類垃圾不知是否很多市民都把他視為英雄?)

如果利用官迫民反這個旗號便可以合理化所有示威者的行動應跟恐怖主義無異恐怖主義大可以理直氣狀的說: 官迫民反我們才有人組織恐怖襲擊另一個說法: 因為政府廢所以殺平民是公理

我個人是極尊重言論自由也喜歡多看不同人的觀點與看法如投資一樣多看不同人對同一投資工具或個股的看法對修正自己的知識或觀點極有幫助

事實不是如此大多數人都是站在既定立場然後不停跟同一類人圍爐取暖增加自己立場的合理性若是投資是非不用分清當事人為自己的回報率負責That's it換轉政治便不一樣可以拗個沒完沒了對於強調做實事的我而言花時間在這地方討論絕對浪費時間所以本篇文章算是破例了

早十天有一個不太熟的友人(香港人住在香港)跟我閒聊他只是一個簡單打工仔上班下班that's it他跟我說: 你唔係香港真係好你知唔知而家香港好恐怖我只係想番工放工休息從來唔講政治但中午跟同事食飯比一堆黃絲鬧到PK其實我一向都唔理呢d野只係想番工搵錢點解會比人鬧? 黃絲強調拯救香港反共強調民主/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反黑警/反極權竟然不能容納一個不談政治的打工仔? 這就是他們口中的言論自由? 

現在的環境愈見極端在我自己跟不同香港人的交流中最不能容下對方觀點的一定是黃絲一些偏激人士更過份純粹因為某小店老闆發表支持警察的言論便馬上在facebookwhatsapps 人傳人叫大家不去光顧這店他們口中的民主說得直接點就是只可容下相同立場的觀點對於相反立場或中立或政治冷感的人需要排斥他們孤立他們,更什者對方有小生意需要去破壞他們對方有社交戶口需要用海量信息與留言攻陷他們這大可算是現代版文革在香港上演

言論自由是重要政府辦事不力不得人心從沒正視問題大量人去遊行反對當然沒問題在任何一個文明社會人民發表意見是必須的不能直接說他們在搞事現在政府已知闖禍個人是相信這垃圾政府會嘗試搞好一些公關show或慢慢推一些利民政策值得給他們一些時間試做看看凡事要收放自如不應有勢去到盡做人處世應當如此

在blog上或一些長輩口中有一些人提出一些big-picture approach說一大堆什麼要支持中國不要給外國有機搞亂香港我對此類看法沒什麼感想。現階段我覺得是一個local problem不用看成什麼陰謀論既然事件的origin是政府本地政府需要正視問題

其中一類最令人反感的人就是假道學說一大堆疑似中立的說法什麼不黃不藍不想得罪兩方然後自認自己很理智此類虛偽友都有一個既定立場然後自認中立理智(一些教會神父最喜歡採取這個態度) it's hilarious

或許我已真的多年不在香港我也不是一直不停追看生果或方向報的人某程度上已不是一個香港人了過去十多年曾住在英國美國現在在中東已8年時間算是在不同洲份都生活數年民主/法治地方極權/人治地方都算見識過了我發現當中有一個共通點: 人民都希望有舒適的生活基本的溫飽都是全人類希望擁有的網上言論或傳媒不能代表所有人的真實看法你有機會嘗試去美國居住一段時間或一些極權國家生活一陣子自然可切身感受大多數人只為生活(或香港年輕一代看不起的, 只為生存)不理政治也不會搞政治在民主國家主流政治圈只有精英分子在極權國家主流政治只有親屬或當權者自己友民主/極權外表完全不同骨子內都是一樣

當市民生活大受影響基本生活工作居住無法自理上街示威暴亂自然發生烏克蘭埃及突尼斯等等都出現政變當中的大環境令市民不滿爆發絕不是巧合現在香港的情況也不是巧合政府不力是一個催化劑或引爆點若人人安居樂業聲色犬馬還有什麼人會因為政府問題而全面上街?  (十數年前看過一本有關19世紀英國社會的書其中一個政客提過經濟繁榮的地方即使整個政治環境有很大問題都沒有人會去理會政治我100%同意)

現在的情況在香港周六日必有遊行示威大多數人和平(大多沒帶口罩)遊行後散去雖則我個人是傾向有勢不去盡給政府一些時間去做但遊行本身沒問題是可以接受的

現在最大問題是當中有一堆人純粹搗亂 (他們必帶口罩其實他們不是為香港加油也不是反共或反送中只是純粹想搗亂的反社會反政府心態,而警察為政府效力自然成了他們發洩的對象)遊行時間過後賴死不走破壞公物向警察拋磚有意圖針對警察攻擊更大肆破壞小市民小商戶的店舖

此類純粹搗亂的人大多都很年輕巧妙地利用大眾市民對遊行示威抱有支持的心態或支持年輕人表達訴求的取態他們慢慢增加暴力取態更開始破壞小市民的日常生活

因為政府廢所以一些只為生存不理政治的人便需要犧牲? 因為警察不能好好處理整件事(罪不在前線警員而是他們的上司)所以一些小商戶需要犧牲?  這是什麼歪理?

整件事最跪異的地方便是大多數人對純破壞行為避而不談整件事的origin在於政府或者其實兩方都唔岩警察有人濫權示威者有人過於暴力應兩邊一起討論Sorry I cannot accept it既然市民有權遊行示威同時間小商店小市民都有權過他們的生活

現在的趨勢是由於不少香港市民合理化這一類純粹搗亂者的野蠻行為更會同情他們此類人將來只會有恃無恐暫時而言受影響的市民或店舖在於少數但不代表問題不大因為野蠻行為在這環境下可快速狀大

--------------------------------------------------------------------------------

題外話(1): 在沙田發生的事件中不少人把重點放在警察如何濫權或不給示威者退路而是圍堵他們其實這說法挺好笑即使我不在香港影片已看到警方老早出示紅旗或提早通知清場行動同時間一大堆人不停向執法人員拋磚拋雜物 (為什麼一直說警察濫權的香港人沒提到示威者不停拋磚的一幕? 奇怪奇怪)怒罵佔領沙田主要馬路正常人都已看出一堆純搗亂的人根本沒意圖退出馬路警方出紅旗也不會退而星期一市民需要使用這馬路的情況下在超過一個小時預示的情況下警方清場有什麼問題?   (當然馬後炮去看警方清場欠缺經驗與組織讓垃圾政棍與一堆純搗亂的示威者找到反擊的空間

題外話(2): 不用一口界定什麼黃藍也不用一口說什麼社會既得利益者追求穩定年輕人追求理想而且沒有負擔希望重設整個遊戲事實是香港有不少人天天不停工作只為生存對他們而言經濟好景時生活好便多一點娛樂經濟不景百物滕貴口袋少了錢生活也是照樣你去問他們共產黨是好抑或不好他們心中沒有答案皆因從沒想過這個問題你去問他們是否支持年輕人示威他們內心沒有答案皆因從沒想過這個問題追求政治理想的年輕人中產或知識份子你們可盡力看不起他們已上位的既得利益者可盡情看不起他們只像動物一樣生存that's fine但我肯定此類人在香港不是少數(不是少數的定義是什麼? 在香港10%已是700,000人口但我肯定不會少於這數)只是他們從不在社交媒體去發聲或遊行而已

題外話(3): 現在為人父母的積極把年幼子女帶去遊行示威小心自己的言論或行為對子女將來的影響小心將來子女可把示威行動的邏輯localised在家中得不到最新的iphone或父母不給予他們時間打機子女們在家中隨意破壞直至父母退讓為止老師給一個低分數或老師處事方式不討好馬上在社交媒體聚集不滿學生罷課然後回家跟父母說清楚把自己與同學們的行動合理化有一個這樣的大環境自然會出現這一類人環境因素不可忽視




233 comments:

  1. //某程度上已不是一個香港人了。

    羨慕!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都唔會一直住係中東, 將來都會有一些計劃改變, 但現在香港政治局勢慢慢演變成現代版文革, 有不少人看到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 便組織一堆人去圍他們, 或網上發起孤立他們, 用人群運動去迫令他們跪低, 好恐怖.

      其實我本身不太想多理政治, 本文中數段已提出了, 但這個環境不由得令我心寒, 將來即使不在中東, 也肯定不會定居香港了.

      Delete
  2. 自由民主在香港只是一個笑話,香港根本沒有言論自由只有一言堂,香港不是講道理的地方,大部分人活在自己想像的空間之中。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其實在英美也沒有絕對的自由與民主吧. 香港現在的情況很古怪, 有時也只能說自己不在香港, 所以算是旁觀者了. 如果身在香港是局中人, 或許變得偏激不講真理吧. 有時我也不怪其他人, 大多數情況都是環境或時勢造就這一堆人的思想或心態.

      Delete
    2. 你的文章写的非常中肯,香港现在集体失智的情况太严重,小市民在路旁帮班捣乱者加油,简直不知所谓,心痛。

      Delete
    3. 對, 愈來愈反智, 連很多中產與知識分子都是如此, 集體反智令人驚訝

      Delete
    4. 政治無分對錯,只有輸贏!你睇大陸贏面高,定系香港顏色革命推翻中央高?

      Delete
    5. 香港顏色革命不可能推翻中央,最大可能是香港大輸,中國小輸,美國小贏。
      99.9%的香港人都是輸家,把自己推向死局,真的應了一些人所說的水深火熱。

      Delete
  3. 很全面的分析。政治充滿醜惡,卻又與經濟、社會、民生密不可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能我的公民意識低, 或本身對政治興趣不夠, 但我是最著眼民生, 全世界人民都想至少有基本生活. 現在是明顯有一堆人不顧民生去搗亂, 如何可以一直站在他們的一方去合理化他們的行為?

      Delete
  4. 另一個可笑的行為就是某地區的連儂牆被反黃絲的人士撕毀, 黃絲又會選擇報警求助, 黃絲們不是稱警察為撕紙狗嗎。 "媽呀! 我真的好乱呀!"

    ReplyDelete
    Replies
    1. "媽呀! 我真的好乱呀!" -----好好笑.

      無賴黃絲思維延伸版:
      (1) 大眾需要了解我們向警察拋磚拋雜物, 破壞公物, 破壞小市民正常生活, 是合理, 大眾需要了解我們, 我們是為人民抗暴政.
      (2) 我們反暴政, 因為我們的言論自由給他們壓縮, 另一方面, 需要打壓不支持我們的人, 政治冷感的垃圾需要排斥, 藍絲的生意要封殺, 也要在網上圍攻他們令他們跪低.

      Delete
    2. (3) 我們打警察有理, 拋磚, 怒罵警察有理, 但警察拘捕我們就是濫權.

      Delete
  5. 重點之一,年輕一代被縱壞哂,非常難攪,被外國組識煽動都不自知。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能我的思想比較簡單, 很難從big picture去看是否有外國介入了..

      年輕一代思維不同卻是事實, 是環境因素, 或是父母因素, 或老師因素, 相信很難說清楚了.

      Delete
    2. 黃c,無證據「證明」「外國煽動」

      即是沒有

      難道外國勢力搞搞震都不會在頭上寫上間諜兩個字

      Delete
    3. 有一些人是很喜歡玩弄語言偽術. 再以人群運動的方法壓到他人另對方跪低.

      Delete
  6. 看到其中一段, 又想起那偶像博客
    想做個正直人, 似乎就要與做個聰明人無緣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哈哈, 其實我不是有心暗串他的, 我個人覺得他真的是一個正直人, 但要在政治化環境聰明地討好所有人, 不是易事呢.

      Delete
  7. 其實股冇跌, 樓照升, 工照返, 飯照食, 那些打打閙閙, 何必 care. 巴黎個個禮拜黃背心, 美國就月月有槍擊, 咪一樣要生活

    題外話(3): 幫人教仔, 吃力不討好, 做好自己就算. 不過, 爭取青年本來是中國共產黨的強項, 家父講過一個故事- 內戰時, 家鄉未見戰火, 他讀的中學 (寄宿學校, 周末回家) 一個周末回來, 少了一半學生, 都去了參加/支援共產黨. 不要忘記當年是上戰場, 就算只係同情/支援都可能槍斃. 今日有這麼一群青年, 仲有一班政棍以外的人的同情, 掌權的總應檢討一下有什麼疵漏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其實我自己就覺得整個社會, 政治經濟民生密不可分, 暫時是樓照升, 股不跌, 生活照過, 再過一段時間, 社會會否再有大轉變, 便難說得很了. 所以, 現在有擔心是正常的.


      掌權者的遺漏太多, 而且隨時間轉移, 愈來愈難拯救這局面. 暫時看不到收拾這殘局的希望. 只有一些東西香港政府或許可以做, 至少可舒緩局面的緊急. 完全解決問題是無希望了.

      Delete
  8. 補充: 當年可以有書讀的, 起碼是小康之家, 不愁衣食, 衣食外一定是有所追求. 現在果班青年唔會冇飯食, 冇書讀, 究竟求乜. 就算被煽動, 都要知係乜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佢哋覺得2047大限,
      一人一票呢個Pandora box又好似太吸引。

      Delete
    2. 有一些人對中共是有很大不信任,有一些人覺得沒所謂,各人有不同看法,政治或宗教根本是很難找到絕對是非對錯。 講多傷感情也。

      我的看法比較簡單,也不想引伸到2047這樣遠,只是看到一些歪理,不得不發文寫一下感想,追求自由反暴政,卻同時間剝奪別人的自由生活空間卻視若無睹,但卻依然有大量人對他們表達支持或了解, 這不是歪風是什麼?

      Delete
    3. 這正是悲劇, 回顧歷史, 革命絕不浪漫, 破壞比建設多, 革命人士可能更恐怖. 看過一篇研究, 晚清革命運動, 被暗殺的維新人士比滿清官員/貴族還多.

      香港人務實, 所以過往有什麼風吹草動, 也不過一陣漣漪, 今次卻不知何故, 風潮驟起, 愈演愈烈. 但政府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 (力?), 不去應對. 要麼懷柔, 撤回和獨立委員會都是有法理或往例可依; 要麼強硬到底, 加大武力, 壓止風潮. 否則, 信心會一點一滴流失

      Delete
    4. 回應 845, 如果這真是關鍵, 特區政府/中央更責無旁貸, 鳥籠民主是政治現實, 但朝三暮四的藝術總不會要民間做卦?

      Delete
    5. 香港人務實, 所以過往有什麼風吹草動, 也不過一陣漣漪, 今次卻不知何故, 風潮驟起, 愈演愈烈 -------我也覺得很驚訝, 可能人身在群體中便容易失去理智.


      要麼懷柔, 撤回和獨立委員會都是有法理或往例可依; 要麼強硬到底, 加大武力, 壓止風潮 ------

      垃圾政府是唔抵幫, 唔知佢想點. 咩都搞到一舊屎, 令有心人找到地方不停攻擊再不停放大. 硬不夠硬, 軟不夠軟. 搞死晒前線警察.

      Delete
    6. 特區政府/中央更責無旁貸 ----- 我由始至終都覺得前者的責任是大得多. 有一些人說他們能做的實在有限, 因為他們只是幫北京打工, 我不同意. 是有一個政治現實特衰政府不能擺脫, 但很多民生方面的設施或修例是可以做得好很多, 單是這方面交足功課, 現在的情況也不會這樣差.

      Delete
    7. 一硬到底我覺得是不可能的, 不怕把會生金蛋的鵝毁了嗎? 懷柔是大方向, 但不能太急進, 否則是變相自行投降.

      其實政府誠意早就展現了, 但對家裝作看不見, 我們只好繼續等待, 直至大家面對現實吧?

      Delete
    8. 時間一久, 大家都會現到現實, 是由時間消化, 我覺得.

      唯有希望警方唔好再7比人捉到話柄

      Delete
  9. https://lihkg.com/thread/1322524/page/1

    ReplyDelete
  10. 你好,我也不認同以暴力解決問題,但你說示威者「大肆破壞小市民小商戶的店舖」=> 唔講遠, 講返最近,新城市廣場經星期日一役, 沒有任何玻璃和商舖遭到損毀,新城市廣場毫無損失,你說大肆破壞????還有,他們對抗的是制度暴力。69百萬遊行反送中,政府繼續宣佈進行二讀,你說,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政府推行不受歡迎的條例? 最後,你說示威者受煽動,反社會,我想麻煩你放下你的高傲心態,不要視大眾是沒有獨立思考的愚民。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上水鋪頭又點計?
      百萬遊行!? 亦不是所有人認同的數字。

      現在反對派在議會唔夠票,就每次call齊自己的基本盆遊行示威誓要拉倒議案嗎?

      代表你們的反對派議員,有在議會認真討論過議案嗎?

      Delete
    2. 樓上不如先研究一下香港的議會是如何組成;反對派現時玩拉布,玩程序,是多年內議會制度不公的產物。

      KM

      Delete
    3. 上水鋪頭又點計? -->大肆破壞 is a relative description. All we can see is there was collateral damage to the stores.

      百萬遊行!? 亦不是所有人認同的數字。 --> Dude, welcome to an academic topic, it is very interesting to see different parties to provide different numbers without revealing the methodology. Personally, see what police suggested is the minimal and what the organisation suggested is the maximum. All we can say is there were many people coming out with data ranged from 300k - 1M.

      代表你們的反對派議員,有在議會認真討論過議案嗎? --> to be fair, I dislike 反對派議員 usually but this time rarely, they did counter-suggest another way to allow that murder being transferred to TW.

      Delete
    4. 回第一個匿名:

      (1) 唔講咁遠, 講返最近, 難道你看不到上水數間小店舖給他們破壞? 我不在香港也看到, 你在香港擁有海量資訊也看不到?

      (2) 你說,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政府推行不受歡迎的條例?  ————————  這類搬移時間軸的討論方法沒意思,當時的狀況跟現在已完全不同。  你暗指的意思, 是指現在或將來示威者出現一些港人不認同的行為, 我們都必須把時間軸搬回六月初的狀況, 去了解整件事的成因,從而合理化他們的行為?

      我不能認同你的看法, sorry.

      (3)你說示威者受煽動,反社會 ————————— 我整篇文章從沒有說過示威者受煽動。    我有說過他們反社會。 難道他們的行為沒有顯示他們的反社會心態? 如果你覺得沒有, that's fine, 無話可說。

      Delete
  11. Facial mask serves for two purposes: 1. Protect from tear gas; 2. Protect from being identified. For 1. , protesters believe police would use tear gas and therefore gotta protect oneself. For 2. Protesters fear of being arrested for a wrong reason and do not want to be identified. You may argue that if you are not offending law, this should be okay. But some of them purely do not trust police, and trust cannot be rationalized. For very small of protestors, they did go over the line and did not want to get arrested.That’s why facial masks are used.

    ReplyDelete
    Replies
    1. Thank you for your information. I understand the purposes of using facial masks.


      ----------------------------------------------

      For very small of protestors, they did go over the line and did not want to get arrested.That’s why facial masks are used.

      It is one of the key points of my article.

      Delete
  12. RE: "最不能容下對方觀點的一定是黃絲",有個藍絲係九龍灣連儂牆打左一個義工12拳 仲話自己飲醉酒 做乜都得。

    ReplyDelete
    Replies
    1. 被禁固自衛

      Delete
    2. 人哋貼緊塊牆,自己衝入去指罵加打人,被打者更打不還手,兄弟,睇多D野了解下好D

      Delete
    3. 寫本文時早已預料到有這一類留言出現。 看到一個有關政治的籠統argument, 便馬上出一個counter-example去反証...

      "最不能容下對方觀點的一定是黃絲''---這是根據我的經驗而言, 我不是在香港, 經驗源自whatsapps跟香港友人對話, 或whatsapps group一大堆人持有同一立場圍爐取暖時所說出的真話, 我的結論是黃絲比起藍絲更不能容下對方的觀點. 當然, 無論是什麼立場, 總有人做出過火或野蠻行為, 但數字上, 我有理由相信黃絲更不能容忍對方觀點.

      Delete
    4. 觀察本篇的留言,似乎也印證了"最不能容下對方觀點的一定是黃絲"這個經驗

      Delete
    5. 係, 岩岩睇晒所有留言, 已有一個很好的印證.

      Delete
  13. 林鄭希望愈亂愈好,橫惦點遊行佢都係懶理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佢係普通一個公務員或打工仔, 根本不是一個politician, 我覺得她是自知闖禍, 有心想搞好大家關係, 雖然能力欠佳, 但今次危機後, 值得給政府一些時間去做, 看他們會否推出一些利民政策.

      Delete
  14. 鄧小平名言「穩定壓倒一切」

    到底有幾多人真正理解「穩定」的真正意義

    ReplyDelete
    Replies
    1. 呢個比較complicated, 我內心也沒有確實的答案.

      Delete
    2. 大多數沒有經歷過「混亂」的人是不明白的。

      國內大多數基本明白的,蘇聯解體造成的大混亂令國內人一早已經對西式民主不信任。

      Delete
    3. 大多數沒有經歷過「混亂」的人是不明白的 ---- 好像我這一些80後便是一個好例子.


      我與接觸過的國內朋友談政治, 他們了解的情況, 對政治-經濟-民生環環相扣的現實十分了解, 我只能說他們的想法與行動是最資本主義, 行動與思考上比英美人民更資本主義得多.

      Delete
  15. 我也不贊成敵對示威,對任何一方也無好處⋯希望年輕人冷靜下來,不要被政客利用丶自毀前程!

    ReplyDelete
    Replies
    1. 現在環境很惡劣, 我也不是一個喜談政治的人, 但也要例外談一下感想了. 事情的確嚴重.

      Delete
  16. 其實不在香港住應該不會感受到問題
    送中其一,其二是信用監控系統
    基本上年青人已經有一種今天不做便會變成中共地方的一部份,已經視死如歸
    所以一日沒有雙普選拖延中共統治,基本上都不會停

    ReplyDelete
    Replies
    1. 這一類論點我已看過了, thanks for sharing. 其實可能本文太長, 所以讀者看不到重點, 整篇文其實沒有討論年輕人走出來的成因..

      換另一個看法吧, 無論年輕人走出來的原因如何, 現在的趨勢是有一堆人有心搗亂, 即使如你所說, 他們有他們的原因與選擇權, 我們便要無限期合理化或容忍他們影響其他港人正常生活權利的行為? 這應是我這文章的重點.

      Delete
    2. 請問如何得出有一堆人有心搗亂、破壞其他香港人的正常生活?
      以我個人經驗,各種運動幾乎是網上發起,
      誰有這麼大影響力背後策劃一場又一場「搗亂」?
      另外,不要無限上綱上線,我們訴求一直很清楚。。五大訴求
      撒回、暫緩/壽終正寢唔收貨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取消暴動定性為
      承諾不起訴示威者
      盡快落實雙普選

      我個人覺得你話全部應承太離地,
      咁應承一兩個都得掛?
      咁多日示威,警察無帶委任證、
      612放150個催淚彈,
      布袋彈平射市民,係咪要徹查啊?

      個個示威者企得出黎都預左畀人拉,
      你仲係講多句阻住其他香港人生活?

      就係呢個政府完全唔回應民意先搞成咁,
      佢成立調查委員會同徹回惡法我地咪散lor

      佢唔做野,怪邊個。
      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明既
      祝升官發財

      Delete
    3. 請問如何得出有一堆人有心搗亂、破壞其他香港人的正常生活? ----

      你真的覺得完全沒有人是用純搗亂心態搞局? 各種運動都是網上發起, 便足以用來証明當中沒有人是存心搗亂? 到了現在, 你依然覺得搗亂者完全沒有破壞其他人的正常生活? 若現在你看不了或感受不到或不是去認同, 將來都會看到, 是遲早的事.

      咁應承一兩個都得掛? ---- 呢個社會, 搞政治的人或搗亂者的心態不是你想像中這樣純潔的. 得一要二, 再無限去盡. 不是存心抵捏他們, 這是事實.

      個個示威者企得出黎都預左畀人拉,你仲係講多句阻住其他香港人生活? ------- 你既意思係示威者企得出黎, 可能要坐監, 所以市民要無限度容忍與同情他們? 這是什麼邏輯?




      Delete
    4. 抱歉,我真心不認為有人存心搗亂。
      但不代表我認同他們所有行為。
      例如上水店鋪被破壞、立法會被衝擊等...
      但我不會像你這樣譴責他們破壞別人生活,

      正如我在其他回覆中問你,
      假設你不認同送中條例,你有什麼其他做法?
      如果可以在完全不影響他人生活的情況下逼使政府讓步,邊個去冒住暴動罪風險衝入立法會?如果你無,你卻在這裡指責他人破壞你生活,這不是偽善?!

      無限上綱上線是不存在的,由69至現在,什麼時候上綱上線了??
      你可以說行動不斷升級,
      但升級行動不是因爲政府不回應?

      況且家陣其實對市民生活造成幾大不便先??
      咁快按捺不住要跳出黎譴責暴徒?
      你指上水店鋪被破壞還是屯門公園跳舞被阻止?
      係被人破壞,其實我都唔贊成呢種人民對人民ge做法,大佬,人地都係搵食。
      但唔係正正係政治完全ge不作為令水貨客對當地居民造成極大不便在先咩?
      屯門公園收錢跳舞更應該一早要規管,正正你所講阻住其他香港人生活。

      市民係咪無限度容忍我唔知,我剩係知你睇到表面暴力行為就跳出黎指責暴力,做法偽善。

      Delete
    5. 多謝你耐心回應, 看得出你是有自己思想而且比較純潔, 我也直回應你的兩大點:
      ---------------------------------------------------

      況且家陣其實對市民生活造成幾大不便先??

      (1) 看你的名字, 應是對投資有興趣? 我用投資做例子吧. 看一隻消費股A, 現在你看了表面數據, 便說: 剛看了近兩個月數據, 雖然有點增長回落, 但我覺得不能單從一兩個月表面便說公司的生意而經走下坡, 我認為他們的品牌與產品依然出色, 不可單從表面兩個月數字便判他們死罪.

      現在我的看法是跟你不同, 從我對整個經濟行業, 或消費者的口味去判斷, 我覺得這公司開始走下坡, 我不看好他將來的發展. 我的說法是建基於我對此公司的認識, 當然有主觀成份, 也有預期成份, 但我投資成績已超過十年擊敗大市, 我覺得我有理由相信我的判斷? (當然我的判斷可能是錯, 公司a可能回穩重上正路, 所以得看後局發展?)


      現在事態發展, 你強調對市民沒有什麼不便, 只有簡單一些上水小店的例子, 是表面暴力而已. 而我是說從這一些現象, 我有理由相信他們的取態會慢慢升級至破壞市民生活. 我的說法是有我的主觀推測成份, 建基於我個人對生活與整個大局的認知, 當然看法有可能是錯

      這個例子你應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我已文中已說了:

      ''現在的趨勢是,由於不少香港市民合理化這一類純粹搗亂者的野蠻行為,更會同情他們,此類人將來只會有恃無恐。暫時而言,受影響的市民或店舖在於少數,但不代表問題不大,因為野蠻行為在這環境下可快速狀大。''

      Delete
    6. 另外, 為什麼你可以單從表面數據(只有上水一單, 沒有其他搗亂)便判斷成沒有其他擾民行為??

      經濟民生環環相扣, 是一整個complex system, 很多沙田新城市廣場小店連續數天關門影響生意, 消費者或普通路人因為佔路而出入極不便. 然後大家手緊不再消費, 是一整個chain reaction. 其實受影響的人肯定不止是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 他們應有生活自由的權利.

      你可以說, 我的站立點是: 唔好阻人搵食. 但難道整個社會中, 你不同意搵食解決基本生活的重要? (特別是現在全球狀況不佳的情況下)

      Delete
    7. 假設你不認同送中條例,你有什麼其他做法?

      (2) 我估計你應已看完全文. 知道我不在香港很多年, 你覺得我身為旁觀者指點有多大意義? 若我說'我很反共, 不在香港, 但全力支持年輕人抵抗', 或'我支持修例, 唔該後生仔唔好做無聊野', 一個不在香港的香港人表態, 再不停指點, 從沒參與, 是否更虛偽?

      Delete
    8. 你的意思是硬要我表態是支持或不支持. 我可以這樣回應你:

      (a) 我不在香港, 也不可能全心跟貼所有香港一切新聞. 對於送中, 我的認知不可能比你們更多, 我的看法是政府推得太急, 我沒有足夠時間去了解整個細節, 而且政府解說不足(似乎林鄭最著意台灣殺人案而想急急完成吧.), 還要硬推, 看得出香港市面上很多人不喜歡, 所以起碼應該解釋更清楚再推, 而且這不是必要先解決的項目. 所以延遲慢慢整理吧.

      我這個回應, 沒有說yes or no, 你應覺得我很虛偽?

      例如現在有一個business contract, 政府給我簽, 我現在說了解不足, 需要延遲再想, 沒有直接答yes or no. 然後政府硬要我現在決定, 或他說: 你現在不簽, 我當你簽左'. 當然, 我會說no.

      如果從上一段的情況去看, 去回答你yes no 的問題, 基本上我的立場是跟你一樣, 是no.

      Delete
    9. 但我的no, 很明顯不是大多數反送中的人內心的想法 (大多數反送中的人, 不是基於經濟外資卻步而影響經濟的原因, 便是內心對中共完全不信任) , right?

      Delete
    10. 你其中一個暗指的意思是, 我說no, 所以我們是同一班人, 而要一直支持你們? 當然不會.

      然後你會說, 既然是no, 但政府不理, 唯有暴力衝擊. 跟著政府已馬上改口了, 基本上不會再推這例. 在我的看法上是已足夠. 有勢不要去盡, 整個社會民生最重要, 你可能會覺得我這類人是最偽善?

      Delete
    11. 你們可一直說其實你們是出於真心想香港好, 你們的方法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我不在香港只是旁觀者不明白你們, 而你們不是有心破壞他人生活, 是政府問題才迫於無奈, 此類觀點我已看過不少次, 但不可能用來合理化示威者破壞市民的行為. That's it.

      Delete
    12. 如果你要的yes/no回答, 不是這類虛偽的no (在你眼中應該很偽善)? 

      我是一個肯定要全面了解所有細節才決定的人,若你硬要我決定, 若從我現有知道的東西去看, 我是看不出送中條例是如何洪水野獸, (當然, 如果我一直在香港, 有更多認真, 看法有可能完全不同。) 我覺得政府完全沒有溝通的問題更大.  

      Delete
    13. Joseph兄你真係好心機,根本講到尾呢類人係要你100%認同佢地所有主張同行為,否則就係未覺醒的豬/廢老/藍絲/偽善/上左岸講風涼話/扮中立/幫建制/出賣義士/愛國賊
      啲帽子多到同當年文革有得比

      Delete
    14. 感謝Joseph耐心回覆, 起碼我感覺呢個溝通係有效, 至少我明白你立場.

      首先, 條例不是溝通不足, 是赤裸裸的欺騙.
      陳同佳案根本有9萬幾種方法解決, 硬要跟送中綁在一起,
      以陳同佳案為藉口強說有逼切性, 背後是利用香港人的同情心去達成自己的政府目的.

      對這個滿口謊言的政府感到憤怒, 是我或大部分人站出來的初衷.
      亦都解釋了為什麼市民不接受暫緩/壽終正寢.因為這政府的信用是徹底玩完.

      另外是對於執法團體的不滿.
      執勤不佩帶委任證, 布袋彈平射市民, 打記者,
      然後什麼後果都沒有.林鄭講明不會出賣警察.
      所以5大訴求之一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個人認為這是團結香港人最大力量.
      係呢兩點上, 我唔知你係唔知定係選擇性忽視.
      如果係後者, 咁唔好怪我話你偽善.

      叫你答支持定反對條例唔係屈你支持, 係要睇下你個stand point係咩.
      你可以反對條例, 但同時反對示威者手法.

      問你有咩提議係想你設身處地諗下有咩出路.
      呢班人就係睇唔到出路先剩係識升級

      最後想講我個人對民主GE睇法.
      說到底,公權力的唯一合理性就是源於被統治者的授權,
      這不是從有效與否角度看, 專制下可以經濟發展更好唔出奇.
      係, 我認同大部分人都係基本生活最重要, 邊個當權咪由佢.
      但正正情況係公權力不斷殘食緊香港人應該有的自由.

      你問我, 我唔會同意每一樣示威者做GE事
      但我係堅定不移地相信自由同民主.

      另外回應Anonymous, 文革當年唔係上網講兩句就算啦.
      係批到你死丫.文革...= =

      Delete
    15. 很好, 看得出SeekforValue是可以溝通的人, 和一些無賴黃絲不一樣.

      首先, 條例不是溝通不足, 是赤裸裸的欺騙. ----- 如很多人也是這樣想, 便跟我的想法有很大的差距.

      我的想法比較簡單, 這個打工仔(林鄭)是蠢人,而且不懂公關技巧, 也不夠奸, 一個蠢人是不可能心底有很多奸計陷害其他人或玩弄大眾的. 所以我的想法是一個笨人現在自知闖禍, 值得給她時間改或修正, 有效施政利民生. (而且在我眼中去看, 反送中條例不是洪水野獸. 所以這也是我跟你們看法有大差距呢)

      致於為什麼有這麼多方法送殺人犯去台灣不用, 也是基於一個笨人心理. 好像中學時有一個對數學很笨的學生, 他學了第一個方法解題, 方法肯定不是最好, 但由於她太笨, 腦海已不能再接受其他人提出的方法了. 同時間, 她有想過是拍馬屁, 趁勢討好中央 (當中原因其實是錢, 因為內地想把留在外地的大量黑錢收回大陸, 林鄭知道這個意思, 所以順勢由台灣殺人犯一案順水一推而已. 如條例通過, 只會應用於重量級人馬. 搞一單法律上已很煩, 可能也是一年一單, 或根本不會用.) 我覺得不是中央提議她去做修例, 是她自己主張, 蠢+順便拍馬屁. 一個蠢人不會設計政治上陷害香港人)
      --------------------------------------------------------

      另外是對於執法團體的不滿. 執勤不佩帶委任證, 布袋彈平射市民-------

      呢個不滿是有你們的理由的. 但我是從現實去了解. 其實現實上林鄭根本不可能成立委員會, 成立委員會, 查一兩年, 如果結果是沒有人濫暴, 大眾不接受便可以再上街示威, 再跟警察衝突, 無限loop... 令大眾接受的方法, 就是某一些中層或前線警員濫暴受罰 (而不是最應受罰的一哥或其他高層). 警方與政府都知道如果調查委員會成立後, 結果一定是這樣.

      若林鄭答應成立這個調查, 前線低層警察肯定更不滿, 所以在一哥與特首立場去看, 是不可能答應的.

      Delete
    16. 特首不答應這, 也死不徹消當天對暴動定性, 因為現實上, 在他們的立場去看, 根本不可能辦到. 當然, 你覺得這很不公平.

      不如退一步去想, 對, 警察程序上有錯, 但當天這麼多人在場中, 到目前為止, 拘捕的人數極少, 根據我所知, 原本大量當天拘捕的人都已取消落案起訴了, 餘下的沒有取消, 我的推測是, 警方有真實証據他們當天違法. (如拋磚, 鐵枝等等), 既然真的有違法行為, 拘捕他們警方自然沒做錯.

      我不相信一些硬膠膠留在現場沒有攻擊警察,沒有任何武器的人到了今天依然比警方拘捕.

      另外, 當天示威人士中, 沒有出現死亡, 沒嚴重受傷, 連斷手指都沒有, (反而沙田一戰中, 警方是有人嚴重受傷呢), 如果當天警察的違規令現場有人死亡, 我可以馬上買機票回香港支持你們. 現實是沒有.

      Delete
    17. 大家都知道警方程序上混亂, 但現實去看, 林鄭不會答應你們的要求.

      在現在的情況去看, 無論你們做什麼, 政府都不會再退, 但若暴力慢慢升級 (純潔的一堆人如你, 當然不會做這一些, 但有一些純搗亂人士想搞局), 影響市民愈來愈大, 我不相信民心會在將來一直站在你們身邊. 同時間示威者中愈來愈多人可能違法坐監, 要從現實去看是否值得. 特別是好像你這個年齡, 有很多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 工作, 理想, 人生.

      既然一直再做, 政府不退, 同時間令其他市民不滿, 你們當中有人可能要坐牢, 是否值得? 退一步去看, 暫時接受方案 (這修例工作現實上已不可能再推, 字眼中是否徹回意義上不大), 給蠢人改過, 再做的機會,可能是一個更高明的選擇? 可想一想。

      Delete
    18. 你應該很年輕, 出來社會多一些經驗便知道, 世事不可能永遠公平。任何老細, 公司, 社會政策, 不可能令全部人滿意。 唯一可做,應是在自己沒太大蝕底時讓一讓。 所以我強調有勢不要去盡。   有時就要妥協。 沒法子, 世事如何盡如人意?

      所以在我的看法,示威者不停堅持自己想要的,不顧整個社會, 是野蠻行為。 
      ——————————————————————————————————————————————

      另外, 我覺得最虛偽的人,是一些黃絲, 口口聲聲抗暴,支持年輕人,但從來不站上前線支持, 拿一些樓收租, 叫他們平租一點比年輕人, 他們都拒絕, 

      或一些人, 不停反共, 卻搵大陸人錢維持生計。 

      這一些人最虛偽。

      Delete
    19. 對於民主的看法, 如果你有看下方一些留言, 大概都知道我的看法。 

      可能是因為我在民主極權國家都生活過,我不覺得民主國家有絕對的自由, 一人一票不一定得到最令社會得益的結果,   我個人是覺得民主與極權, 骨子內其實是一樣。 (美國的民主,一人一票,但實際上只是由一小埋精英分子操控而已)    當然, 我不是擁共,任何政體都有它們自身問題,中方當然不少問題。 但現實回歸現實,香港是中國一部分,而中共會否下台, 我覺得不會,我的未來人生的時間都不會,所以我得接受現實。  所以我是只為生活的一眾人。     

      Delete
    20. 回應番上面,今次暴力衝擊其實唔細。雖然沒有什麼國家對香港發出旅遊警告。但我都相當肯定國際會把武力衝擊行為放上新聞。

      我估計至少一年內國內和國外旅客打擊旅遊意欲,影響旅遊業消費。

      長遠看我仍是看好香港,是因為香港對中共仍有利用價值。

      Delete
    21. //我不相信一些硬膠膠留在現場沒有攻擊警察,沒有任何武器的人到了今天依然比警方拘捕.//

      其實,許多「硬膠膠」在現場的參與者,是被警察報復式的拘捕(他們拉不到很多真正的暴力示威者,但可以向其他「同路者」發洩),先被凌辱了一番,看不順眼的話打完再屈襲警,接近扣留足48小時,大部分是也沒打算要起訴,但就是要玩9你,達到恫嚇效果。

      現在仇恨積累得很深,6.12 以來被警棍毆打過的人、中過胡椒噴霧/催激彈的人、在中信大廈前死裏逃生的人,大部分都不是暴力衝擊者,他們的憤怒無處釋放,眼見「獨立調查」這麼基本的東西都不能做,結果都越來越支持激進。 (你說獨立調查不現實,其實對他們來說,「獨立調查」已經是妥協了。)

      以前的香港,當看到像沙田商場的警察被襲擊,一定民意大反彈。奇怪的是, 今次不少向來和平理性的人,暗地裏居然稱快,覺得他們活該......

      可以預見,下一次的衝突,警察必定更凶狠,結果也很可能很血腥。

      香港,是回不去了。

      Delete
    22. 若果市民要求不合理或不切實際,
      仍然不斷行動升級,行為無疑是你口中所說搗亂。

      但我不同意。
      警察濫權/濫暴是事實,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中立事件,
      既然獨立自然要示威者跟警察一齊查。
      究竟誰下令開槍?612清場邊個指揮,有冇留一條生路畀示威者徹離,係咪用最低程度武力,全部要查。

      我睇唔到呢個要求有幾上綱上線。
      你說政治現實,最後可能搵人出黎製旗都好,
      前線警員不滿都好,
      但呢件事至少需要有人負責,需要還示威者一個公道。正如六四,我地需要一個真相。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更唔係破天荒第一次,
      成日都咁做,點解今次例外?
      怕前線警員不滿,就不怕廣大市民不滿?
      況且林鄭講明不會出賣警察,更完全體驗獨裁的本質。

      林鄭是蠢人我認同,起碼毫無政治觸覺,
      獨裁+愚蠢正是專制政體滅亡的開始。
      我支持民主理念(不代表覺得美國政制完全無問題),只基於它本身的合理性。
      集體愚蠢常有出現,
      否則股票市場一定每時每刻都有效率。
      關鍵是否存在一個機制去抗衡絕對的權力。

      民主國家尚可以選擇,政棍尚且要呃選票。
      獨裁國家好似ok可以安居樂業在於你冇侵害呢個政權ge底線。

      再者,我同你立足點根本就唔同。
      我就是要站在學生那邊。
      我不認為有心破壞者佔大多數。

      其實你唔係香港唔明白,
      看似網絡欺凌的黃絲其實真係唔係咁識諗。
      已經有四個人
      (留下遺書講明因爲送中條例ge有一個)
      因為對於改變現狀的無力感自殺。
      政府選擇視而不見,
      抱歉我這毒果讀者只看見政府漠視民意和警案的濫權

      至於你說虛偽,除了黃毓民會大大聲叫人衝立法會自己就咩都唔做外,我唔知你指邊個。

      我本人唔會衝亦唔鼓勵衝。但佢地要衝我只能上網叫兩聲唔好, be water.
      但絕對唔會譴責佢地暴力。

      我好簡單,有親事就會屌左政府先。
      因為我唔信咁多人反社會人格,
      咁樣做判斷往往更快更準搵到原因

      Delete
    23. //我就是要站在學生那邊。
      //我好簡單,有親事就會屌左政府先。
      因為我唔信咁多人反社會人格,
      咁樣做判斷往往更快更準搵到原因

      see立場行先,其他企埋一邊

      Delete
    24. Joseph 兄和各位辛苦了, 我們尊重 Seekforvalue 兄的選擇吧.

      其實我想道理大家也明白, 只是相信選擇哪一面的問題. 我們也各自固執一些不想改變的價值, 正如即使我如何確相法治是行之有效的裁決工具, 但亦有人能拿出一大堆例子, 去証明它是如何不公, 事實上是怎樣的有錢人玩意. 然後我們各說各話, 繼續無止境地辨駁下去, 又有何用呢?

      朋友, 你認定了真正的正義是什麼的話, 我不會反對你去把它貫徹下去, 只是希望你別忘初心, 不要把你的革命, 變成滋擾其他人生活的惡行. 也別拿其他人的過錯, 來掩飾自己的惡行. 因無論革命成功與否, 你最後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我相信一個靠胡作非為, 不擇手段搶回來的權力, 最後只會給大家迎來一個更殘暴的暴君.

      Delete
    25. 回應Anonymous的朋友,
      呵呵,我有立場有什麼問題?是否暗示我不夠客觀或者我所講全部都係廢話?
      那麼就唔駛溝通了, 下次大家講左立場先, 唔同立場就算9數, I get u


      Delete
    26. 唔駛暗示,你講既野明顯就唔客觀啦?
      有親事就會屌左政府先 ===> 前因後果完全唔駛睇只睇立場就落結論,咁樣叫做客觀我真係講唔出口

      Delete
    27. SeekforValue你好, 大家也不用動氣, 我相信這個留言版這麼長, 都是不同意見或價值觀的人真心討論. 千祈唔好變左惡意互攻.

      回應幾點:
      (1) 其實你唔係香港唔明白 ---

      完全同意, 所以我一早已說了, 我覺得身為旁觀者指指點點是更虛偽. 本文都沒有意思指指點點. 因為你硬要我詳細表態, 所以我才花一些時間回應你.

      (2) 至於你說虛偽,除了黃毓民會大大聲叫人衝立法會自己就咩都唔做外,我唔知你指邊個。 --------

      簡化版例子:
      路人A對住後生仔講, 你地現在再搞落去, 會阻我地搵食. 唔好再搞啦.
      路人B對住後生仔講: 我唔同意暴力, 但因為政府太廢, 你們現在想反抗, 我內心支持你們. 你們真的叻, 我就冇膽咁做.

      其實係路人A虛偽定係路人B虛偽. 你自己諗下. 香港有冇路人B, 大家心中有數.

      Delete
    28. SeekforValue,

      其實我是真心喜歡看到一些年輕人詳細認真回應, 令我對你們有多一些了解. 大家意見不同, 但感覺到我們是真有溝通. 算係和而不同吧.

      任何人都可有自己理想(對人生,政治, 男女感情), 但現實與理想如何融合, 或是否一定要追求兩者融合, 是個人的選擇.

      如果用game theory去看, 兩者談判, 想成功得到一個好結果前, 要想想自己要付出的代價, 而付出代價後成功的機會率是多少, 還有是對方的底牌. 我也不想說太多了, 似終不在香港, 說太多也浪費時間.

      希望大家不要留言互攻, 真的.

      Delete
    29. 我諗我打埋最後呢個回覆。

      我唔係衝ge人,Joseph更連人都唔係香港。
      我花咁多時間去打咁多野,無非係因為我覺得仲有溝通ge可能,如果過程中有所冒犯,我講聲抱歉。

      我之前都係同Joseph兄或呢度大多數人一樣,
      政治ge野都係唔啱我,你畀我乖乖地炒股返工算啦
      你爭取可以,但你爭取手法太激進就唔好啦,如果仲要搞埋我日常生活,真係離譜。

      呢個世界好睇野兩睇,警察又濫權打人,
      示威者都有打過警察,極權國家唔好,
      民主國家都有佢ge弊端。
      咁最重要一定係民生,你食都冇得食,講咩民主。

      但發生係香港ge情況證明,
      公權力唔受限制真係會影響共同生活ge每一個人。
      遠ge唔講,就講逃犯條例,
      政府係可以係一百萬人上街後決定612繼續2讀。
      即使逃犯條例實際上破壞力仍有商榷餘地,
      咁如果唔係逃犯條例?係其他惡法?
      例如強積金供款提高到百分之五十?
      或者大幅加稅?之後公務員大幅加人工?
      邊個阻到佢?現時立法會過半數議席係建制派把持,
      基本上呢班投票機器,想過咩法例都過到。

      又點解過半數畀左建制派?
      因為香港人集團愚蠢自食惡果?又唔係wor。
      全香港人能夠選ge只係35席,
      一半議席又畀左功能組別,
      咁點解做呢d職業ge人有多一票?佢地ge聲音就重要d?
      之前立法會議員被DQ, 「懷疑」你支持港獨就DQ你
      取消一個人參選權,指控佢港獨竟然唔駛法院審理,
      區區一個選舉主任就得。佢DQ時理由又唔清唔楚,
      原來有d野係香港已經唔講得。

      再黎個d大白象工程,都係政府話過就過,
      有幾多經濟效益?
      反而我地個個人都交稅畀政府,
      但我地對於點樣用d錢原來無say, 合理咩?

      呢d野個個都知,但平時佢唔搞我我唔搞佢。
      Life goes on anyway.
      但呢次修例真係又remind左我,
      原來呢個政府真係唔駛服務香港人。
      我退一百萬步,不如成立調查委員會就算啦?
      大家都有錯,一齊查啦。
      咁都唔得?

      撤回唔得
      取消暴動定性唔得
      特赦學生唔得
      雙普選你發夢
      連下台都唔得...要中央批準...

      世界係complex system,
      個個覺得唔會有用就真係唔會有用。
      69唔係一百萬人企出黎就唔會有612衝擊,
      唔會有國際輿論ge壓力,更唔會左右到台灣選舉。
      到e家仲堅持唔係因為見到成果,
      係因為堅持先會見到成果。

      616暫緩黎你覺得可以收貨我明,
      但我可以肯定話你知如果佢一講暫緩就收貨,
      最後條仆街係會6個月後再推。
      注意佢個時係冇道歉。
      最後佢話壽終正寢,我相信佢都唔敢再推,
      或者係中央壓力唔可以撒回。

      但中間不停打壓示威者又點計?
      所謂要譴責ge暴力咪就係100萬人上街後政府唔理搞出黎lor.
      邏輯上係咪咁呀?
      最後the bill is dead就可以追捕示威者啦?
      唔好忘記佢地出黎係反惡法,
      佢地一開始出黎就搞上水店鋪ge?就打警察ge?
      佢地用暴力係唔啱我明,
      佢地衝入立法會要預坐幾年啦。
      我問一個問題、既然咁公正,點解唔查埋警方濫權?
      一個人見到有人偷野幫手捉小偷,
      結果同小偷打起上黎,
      最後小偷偷唔到野。
      但警察埋黎就要捉打小偷個個,
      喂..佢偷野冇事?唔落台?
      你捉我?仲要又盛我兩拳?
      因為我很黃很暴力?

      我純粹個人感受啦,但你問下香港生活緊ge人,
      稍為有留意時事都知邊個係小偷,警察又係中間做左咩野。

      Joseph話616暫緩後基本因素轉左,係。
      你覺得可以接受fine.
      但轉ge唔止係政府個邊,市民都轉左。
      萬幾隻眼睇住d黑警點對付示威者。
      我有出黎行我知,叫口號叫得最大聲ge,
      一定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Joseph說說是一股歪風正在生長,
      以多達十年投資經驗可以準確預測得到。
      係咪歪風歷史會證明。
      我說一股歪風已在警察漫延,我住係香港我睇到。

      呢個運動冇大台,我只係講我睇法。
      政府想拆好多方法,你追究黑警、
      或者大家都唔追究,特赦學生,
      或者老母承認自己唔好下台,
      但香港冇人睇得出政府幾有誠意,
      最近有人絕食去禮賓府要求見林鄭,唔出
      最近連銀髮族都出黎示威,
      又有d天真黃絲多謝佢地撐自己。

      政府係咪講一句the bill is dead/suspended 或者其他無任何法律效力ge言語藝術就已經係最大最誠懇ge讓步?我唔係政府高官,我睇唔透。

      市民係咪100萬200萬人出黎無用,
      再加幾件自殺後憤怒到發洩一下係咪就係無限上綱上線不知進退ge暴徒?

      呢個blog d 留言捉我一兩句出黎斷章取義就話我全部都係廢話,完全忽略之前所有討論,看來又更加印證我「絕大部分藍絲」都係於同溫層中棲息的生物。

      我話有事屌左政府先,會更快更準搵到原因。
      因為我思考上完全無任何限制,港獨台獨新疆台灣問題,我都唔駛考慮政治正確與否。

      我立場是普世價值,基本上真係愈拗愈明
      公權力/政府的權力唯一合法性就係來自市民授權
      簡單到就好似我交稅自然有權理我d錢點駛咁。
      所以市民先係主人,政府係公僕。

      所以某些國家統治不具任何合理性。
      我係呢d國家生活長期有種反政府傾向算是正常?

      扯太遠講太多,第日政府整埋個社會信用系統我應該會係低分一族,都係唔好同我接觸太多,以免拉低分數。

      最後有一點
      路人B對住後生仔講: 我唔同意暴力, 但因為政府太廢, 你們現在想反抗, 我內心支持你們. 你們真的叻, 我就冇膽咁做.
      ——首先,我冇支持都唔鼓勵佢地衝,
      可以的話大家一齊和理非算。
      如果和理非唔得,個後果我願意承擔。
      因為我從來無去衝都無資格叫人去衝。
      但如果自己唔衝又鼓勵人地去衝,就真係有心利用。

      但如果有人衝而被人譴責佢地係暴徒係動亂,
      我就一定企出黎,我咩都做唔到,
      如果網上面打少少野都唔做就真係虛偽。

      香港大家都有份,其實你地覺得咁多暴徒搞亂香港,
      點解唔行出黎點解唔出聲表達下意見。
      畀人屌就預左,呢度我都畀人屌到上天。

      天佑香港

      Delete
    30. 尊重博主,我唔回應了
      祝seekforvalue武運昌隆

      Delete
    31. 我都回最後一次了:

      (1) 點解唔行出黎點解唔出聲表達下意見。 ------ 我會的, 如果我在香港. 但這樣說當然很虛偽, 因為我只是旁觀者.

      (2) 路人B唔係暗示你, 而係''但如果自己唔衝又鼓勵人地去衝,就真係有心利用。'' 呢類人, 香港係好多.

      (3) Joseph說說是一股歪風正在生長,多達十年投資經驗可以準確預測得到。----- 我冇自大到在投資上有少少回報就自以為其他野都料事如神, 呢個只係比喻. 我不在香港, 但另一方面, 我在不同洲,不同體制都生活過, 是有一些對政經看法, 平時香港人是沒法看到的. 當然, 我可以估錯. 看局勢發展吧.

      (4) 到e家仲堅持唔係因為見到成果,係因為堅持先會見到成果。------ 呢個係浪漫理想主義... anyway, 似終都係一個談判, 要看自己付出的代價, 對方的底牌. 呢d野唔需要講得太明.

      (5) 不如成立調查委員會就算啦?大家都有錯,一齊查啦。
      --------- 似終都係理想與現實的差別. 如果真係成立到獨立調查, 而黃絲同搞政治既人一定可以接受到調查結果, 我覺得係最合理既方法. 但是否可做到絕對獨立? 而同時間我是覺得有人一定會趁勢去到盡, 無論任何結果都會要一得二, 再無限去盡.


      (6) 佢DQ時理由又唔清唔楚,原來有d野係香港已經唔講得。 --------- 任何國家, 連同最自由既美國, 都有其底線. 實有d野唔講得. 好難再詳述, 只是如果你在當地生活過就明白.


      ----------------------------------------------

      完全了解政府是極無能才弄至現在局面. 我也不是幫政府解圍. 但都係講番現實, 有一些底線真的不能超越. 不再重覆了.

      仲有, 如果香港大多數人對警察的不信任度高到這個程度, 咁以後受傷,或比人打, 或比人強姦, 真係唔好打999報警. 因為大家都已經完全唔信警察.

      Delete
  17. 而且外國已經報道警方問題,已經不單是你所說政棍問題
    如果要香港問題,就請留意各方面大事
    現在台灣也正在反紅媒,因為他們也感受到亡國的感覺而進行反抗
    韓國瑜取得參選資格都即刻引起台灣那邊反抗
    所以只是就眼看見的事就說感受,其實不足夠,需要留意各種方面的問題
    如果不是就請活在當下吧,始終離開香港就可以少理政治問題

    ReplyDelete
    Replies
    1. 整篇文章沒有說過這是政棍問題.

      其實我是盡量避免這類big-picture approach, 說中美貿易戰, 再說台灣情況, 一直這樣宏觀看四周環境, 討論多一百頁也不能完結了.

      再多說年輕人出來搞政治的成因, 真的是愈說愈長, 沒完沒了. 如果你有看過整篇文章, 我從沒否定他們走出來遊行示威, 但你們真的可以因為他們有這麼多示威的原因, 便可以長期對他們表示'你們的行為可以了解, 我們對他們表示支持'? 即使到了現在, 明顯有人只是想搗亂, 你們可以只是重複他們走出來的原因, 對他們不合理的擾民行為可以視而不見? 還可以一直支持他們?

      Delete
    2. 其實已經有100,200萬遊行人士做前題了
      只不過政府都沒有任何動作,現在已經要求核心問題雙普選了
      其實好多時沒有回應,所以才會作出這樣行為,這樣並不代表我認為正確,但可以諒解
      其實好多香港人都明白核心問題都是政府,而不是示威者,所以民心意向都是向示威者
      而且連儂牆和平表達都給個別人士破壞,所以現在不是示威者視而不見,而是政府視而不見在先
      你所說送中條例的確理論上已經不可能再推行,但現在不單單是送中條例,而是因為政府不回答幾個要求,變了將所有香港問題再重申要求解決
      150人中國居民入香港居住
      水貨問題
      各居賣淫問題
      警權過大問題
      ...
      基本上政府冷態度處理而導致這個問題,你現在這說法是倒果為因,惡人先告狀...
      如果政府肯早早答應送中不推行,其實就沒有過百萬遊行了...以香港年青人來說,平時去其他地方打下卡,開下IG影相仲好...而唔需要大熱天時咁行...

      Delete
    3. 你現在這說法是倒果為因,惡人先告狀... ---- 我沒什麼感想. 沒什麼評價.

      多謝你這麼有耐性跟我講解政府的問題, 和你們追求的政治訴求, 其實政府的問題不止這一些, 還可以無限延伸至各個細項有待解決... 可寫多一百頁.

      民心意向都是向示威者 ----- 我有保留. 當時六月一定是. 現在呢? 大多數人沒有發聲而已, 我文中已說過, 任何一個社會, 都有一個不少數的群體, 他們從沒發聲, 也是黃藍兩邊看不起的普通人. 你可以用一百萬人遊行去証明當時六月的民心所向, 局面發展至此, 示威暴力依然是全香港民心所向? 我有保留, 姑且看看後局發展.

      說真的, 多謝你詳細解釋一切, 特別是對我這個不在香港的人. 但我發現你的想法(或大多數跟你差不多年齡, 相同立場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 是十分self-centered自我中心. 完全不會把自己放在其他人的角度去看. 可能是自小出身環境問題, 或科技社交平台等等的出現, 令這個年代的人是這樣.

      anyway, thanks for the conversation

      Delete
    4. 問投資新手,你所說的4個問題應該如何解決

      150人中國居民入香港居住
      水貨問題
      各居賣淫問題
      警權過大問題

      Delete
  18. 版主睇黎唔明白香港人點解咁絕望.
    香港係近呢幾年政治,民生,生活環境既倒退, 睇住香港既自由一日比一日收緊, 生活係社會底層既我會比你既感受黎得更深.
    以前和平遊行有用, 香港人可以以遊行表達意見, 多多少少可以令政府知道有咩野係市民關注既, 係接受唔到既.
    但今次6月9日遊行之浩大, 社會上對送中條例既眾多爭議同擔憂, 政府都選擇一一無視, 係遊行當晚十一點就重申會繼續推行條例. 咁你叫市民仲點相信和平遊行係有用, 點樣唔絕望.

    ReplyDelete
    Replies
    1. 6月9日遊行後,已將草案再修改回應訴求。到6月12日之後幾日,好喇回應遊行人士喇,草案冇交上立法會。但現在搞成點?

      政府一直有回應,唔啱心水就當人冇講過,所以要將行動由和平升級做暴力,點會唔絕望.

      P.s.:呢條係逃犯條例

      Delete
    2. 回Kazaf, 多謝你詳細回應.

      我直接點說出我的感想, 希望你不要介意.
      其實, 你的回應就是我文中所指的人. 你們這一類喜歡表達自己訴求的人, 什至是認同'因為環境與政府, 所以我們需要以更激進模式'去行動的人, 真的可以完全否定其他跟你們意見不合的人?

      我在文中已說過了, 無論在什麼地方, 有不少人都只是想生活或生存而已, 香港也不例外, 他們不是黃, 但也不是藍, 不是既得利益者, 他們沒什麼政治理想, 只想過普通生活而已, 他們不發聲, 什至對政治完全沒意見, 你可說他們沒理想, 沒大志, 沒有做好一個香港人去支持你們遊行與表達訴求, 但現在的情況, 是有一堆示威者明顯搗亂破壞社會與慢慢破壞他人的生活, 因為你們追求你們想要的自由, 而可以粗暴地打擾他人正常自由生活的權利?

      若你把政府的行動形容為制度暴力, 我也可把近數日示威者的搗亂式示威形容為'示威暴力'.

      應該有人會說, 其實示威者對他人的破壞只是有限, 破壞不過分, 但我有理由相信有人利用大眾的支持, 或利用大眾對他們表示了解, 而存心想慢慢提升暴力取態.

      Delete
    3. 回匿名:

      政府一直有回應,唔啱心水就當人冇講過,所以要將行動由和平升級做暴力,點會唔絕望 ------------------------------------------

      事實如此, 有一些人有勢去到盡, 不留一點餘地或空間給他人, 手段野蠻

      Delete
    4. 請詳細說出「生活環境倒退」具體說法,我可不接受含糊的說法。

      Delete
    5. 一開始係反送中完全可以理解, 之後林鄭話唔搞D 人話要"撤回", 最後林鄭話個議程已經壽終正寢, 你地又話年青人無希望, 生活倒退, 官迫民反?

      噢, 我明了, 原來你地只係要個口號而已....

      Delete
    6. "我在文中已說過了, 無論在什麼地方, 有不少人都只是想生活或生存而已, 香港也不例外, 他們不是黃, 但也不是藍, 不是既得利益者, 他們沒什麼政治理想, 只想過普通生活而已, 他們不發聲, 什至對政治完全沒意見, 你可說他們沒理想, 沒大志, 沒有做好一個香港人去支持你們遊行與表達訴求, 但現在的情況, 是有一堆示威者明顯搗亂破壞社會與慢慢破壞他人的生活, 因為你們追求你們想要的自由, 而可以粗暴地打擾他人正常自由生活的權利? "

      你在香港應該就是"和理非"派,
      在佔中時已一早被朋友屌到仆街再踢出群組.
      幸好現在和理非已跟勇武派和解, 槍口一致對準香港政府.

      儘管指責暴力, 指責他們雙重標準.
      但假設你跟他們目標一樣, 都是"撤回逃犯條例"
      在69一百萬人上街後政府表示依然繼續二讀,
      請問你的對策是什麼?

      Delete
    7. 假設你有認真睇文,你就唔會「假設你跟他們目標一樣, 都是"撤回逃犯條例"」
      定係閣下認為如果同你假設唔同就需要受到批鬥?

      Delete
    8. 請詳細說出「生活環境倒退」具體說法,我可不接受含糊的說法。
      ===
      我代答吧...
      (網上轉載)致上一代

      當你係佢地嘅年紀時,
      申請公屋只要幾年就有,
      而家,申請公屋,單身由18歲排到50歲都未上到樓,而同時間新移民可以極速上樓
      而你,問佢地點解要搞事

      (略, 詳見廢青指揮中心 https://lihkg.com/thread/1291821/page/1 )
      ===
      不過, 要討論為何這些事情會發生, 又要回到錯綜複雜的大局討論了. 總括而言, 需負責任的應該不只是政府和政棍, 而是每一個香港人, 甚至世界各國.

      不過, 示威者卻把問題簡化成中國害的, 沒有真正民主所累的. 更錯的是, 他們以錯誤的手段去爭取這些錯的目標, 以為靠暴力打倒文明法治, 便可解決所有問題? 其實只是在把前幾代人積下來的成就和家產敗光而已, 還有理性的香港人怎能不心痛?

      Delete
    9. 暴動人士成功令我對一半年輕人感到「絕望」。

      始終,我看香港政治環境的立法選舉。民主派6成,建制4成左右。

      Delete
    10. 回老王兄: 好久不見, 希望你一切安好!

      現在有一些人做事手法是有勢去到盡, 得一想二, 得二想三, 要求基本上是得寸進尺, 永不知足.

      現在的情況是手段接近野蠻無賴, 所以我也不得出文寫自己感想. 我不相信還有個人思考能力的人可一直站在他們身邊幫他們做勢.

      Delete
    11. SeekforValue:

      你在香港應該就是"和理非"派, ----- 其實我不知什麼是和理非.近期我看了數次, 但不知這是什麼意思.

      在69一百萬人上街後政府表示依然繼續二讀, 請問你的對策是什麼? ----------- 這類搬移時間軸的討論方法沒意思, 當時六月狀況跟現在已完全不同。  你暗指的意思,是指現在或將來示威者出現一些港人不認同的行為, 我們都必須把時間軸搬回六月初的狀況, 去了解整件事的成因,從而合理化他們的行為?

      我不能認同你的看法, sorry.

      Delete
    12. 再回SeekforValue:

      在佔中時已一早被朋友屌到仆街再踢出群組.
      幸好現在和理非已跟勇武派和解, 槍口一致對準香港政府.---------

      多謝你的回應, 看來我的感覺是沒錯, 黃絲完全不會容下其他人的意見, 再用群眾運動方式趕絕對方, 文革思維.

      Delete
    13. 風輕兄你好:

      不過, 要討論為何這些事情會發生, 又要回到錯綜複雜的大局討論了. 總括而言, 需負責任的應該不只是政府和政棍, 而是每一個香港人, 甚至世界各國.

      不過, 示威者卻把問題簡化成中國害的, 沒有真正民主所累的. 更錯的是, 他們以錯誤的手段去爭取這些錯的目標, 以為靠暴力打倒文明法治, 便可解決所有問題? 其實只是在把前幾代人積下來的成就和家產敗光而已, 還有理性的香港人怎能不心痛?

      ------------------------------------------------

      簡化成中國害這個心態是常見的, 其實, 稍有腦的人都知道一人一票, 民主, 與經濟沒直接關係.

      -------------------------------------------------

      現在大量年輕人的訴求卻不純是跟經濟掛鉤. 再說便長篇大論, 不再詳說了.

      Delete
    14. //請詳細說出「生活環境倒退」具體說法,我可不接受含糊的說法。

      有嘅, 近年學似乜sir 同飛哥大量收生教人間劏房,的確係令某些青年找不到合理的私人/淫空間的社會現象. 住屋問題(唔係買樓問題) 係班後生仔咁多對「社會感到不公義」的控訴中, 我唯一覺得valid 的訴求.

      以下呢篇我問啲大學校友肯唔肯打個折扣賣樓租樓俾年青人,結果無人出聲. 班小資自己都有份巧取豪奪, 剝削班後生;然後呢班廢中又走出來話懺悔, 自己後生時無行動, 要靠哂班後生仔...頂, 真係虛偽到爆.

      https://magicianyang.blogspot.com/2019/06/blog-post_16.html

      Delete
    15. 邊會有人肯犧牲自己的「財務自由」幫助年輕人。

      我都見過身邊80後黃c在國內買樓收租。

      骨子裡大家想財務自由或維持財務自由。

      我認同魔術師說他們的虛偽。

      Delete
    16. 更多虛偽例子:

      (1) 黃絲喜愛share生果報, 口口聲聲支持他們的真實報導, 突然間, 生果報為了維持生計而要向讀者收取一些年費或月費, 黃絲起碼一半馬上say no. 生果報老闆唯有感嘆: 要係黃絲身上搵錢係好難.

      (2) 黃絲或強調支持年輕人的一眾, 內心極反共, 害怕中共監控或搜集資料, 同時間照去內地買樓收租, 或經常用taobao購物因為夠平夠方便, 然後照日日用微信交友溝女.

      Delete
    17. To those who ask about “生活環境倒退”:
      Numerous phenomenon in Hong Kong in recent years can prove my saying: 生活環境倒退
      1. Housing: Hong Kong’s ridiculously small housing spacing is renowned around the world. More and more 劏房in Hong Kong in these years. Even myself had spent 1 year living in 劏房. I am not uneducated. I am not hard-working. Why I only deserve a 100 sq ft unit. You can also search google “菁雋“ for unreasonable small unit but high price. You cannot find these examples back in 90s or 10 years ago.
      2. Town Planning: More than 500,000 mainland people moved to HK through單程證system in the past 10 years. Since most of them live in New Territories, HK Gov seems do not have any town planning regarding the population growth in these years, resulting in heavy burden on NT hospitals, shortfall in school places, overcrowded living areas.
      3. Lots of 藥房/水貨鋪頭/水貨客 in Tuen Mun, Yuen Long, Sheung Shui, Mong Kok, Tsim Sha Shui disturb the normal life of people living there. You cannot see these problems in the past.

      I reli doubt some of you live in Hong Kong or not. You dun have a doubt if you live through the past 20 years in Hong Kong.

      When you ask for protestors not to disturb your normal lives, think about what they have experienced in the past years, think about how HK GOV response, think about how disappointed they are, think about what else they can do after more than 10 years 1st July March but still nothing changed.

      P.S.1一條條例在法律上只有撤回或者推行,無其他說法. 作為地方首長, 對法律定義可以用咁含糊既字眼實在講唔過去. 而大眾咁執著林鄭既說法係有原因, 詳見林鄭於07年處理皇后碼頭失信於人既處理手法.
      P.S.2 版主, 你話示威者粗暴地打擾他人正常自由生活的權利, 的確係. 我都覺得遊行還遊行好啲. 但警察係612或其他日子既清場行動濫用權力暴力既情況實在令示威者有氣難消, 而警察成日被示威者話黑警, 被情緒沖昏頭腦, 雙方好易再起衝突. 但我個人覺得, 坦白講, 我都係住係沙田, 我覺得示威對一般市民平常生活影響唔太大
      P.S.3 有人話, 示威者”手法是有勢去到盡, 得一想二, 得二想三, 要求基本上是得寸進尺, 永不知足.”我不能認同呢點. 示威者有五大訴求: 「不檢控示威者」、「取消定性暴動」、「追究開槍責任」、「撤回送中惡法」、「林鄭月娥下台」. 請問各位, 有邊一個訴求係示威者成功爭取到 ? 既然一樣都爭取唔到, 你叫佢地點對得住以死相諌既四條人命. 既然一樣都爭取唔到, 點解會係有勢去到盡, 得寸進尺.
      P.S.4點解示威者佔你一條街, 影響你日常生活就大大聲指責佢地, 而政府爭啲通過條例令香港經濟地位, 外商投資信心都大大動搖既時候, 影響你事業, 未來幾十年前途既時候, 又唔見佢地大力指責政府. 呢個邏輯我諗極都諗唔明. 點解對政府就咁寬宏大量, 對普通市民就咁苛刻. 究竟係因為祟尚權力定係未充分了解清楚條例既壞處 ?
      P.S. 5坦白講, 我覺得以上各位收取資訊既來源可能有啲側重於某一邊. 睇多啲唔同媒體既報導會得到事情更客觀全面既描述. 而且最好係有派記者落現場, 有片睇既媒體, 而唔係個啲剩係得圖片加文字描述既content fb page, 唔夠客觀.
      我認為香港電台既報導係做到真中立. 唔黃都唔藍. 有興趣可以睇睇.
      https://www.facebook.com/RTHKVNEWS/

      Delete
    18. 你可能還不明白高樓價的背後成因, 香港政府接受民意監督制肘的難處, 以及香港作為開放經濟體系的短處. 作為80後, 我十分明白今天青年人的困難, 但你總不能要求世界只等你買了樓才來QE, 不能要求政府只聽無樓人仕的民意, 也不能要求只準開鋪做街坊生意, 不準做大陸人生意吧? 一句政府無能就當作答案的話, 不過是斷章取義地局部簡化, 拿來自圓其說而已.

      五百年前, 男人可以三妻四妾, 當個汪洋大盜可以獨覇一方, 怎麼你又不拿來爭取了? 二戰時期, 人們餓得連樹皮也要吃, 年輕女子都給日軍搶去做軍妓, 你又要爭取同樣待遇嗎? 你生在這個時代, 就有這個時代的挑戰, 想拿別人過去擁有的好處, 但又要這個時代的好處, 合理嗎?

      又或者, 如果你覺得自己對問題的成因真的了解好了, 相信自己生於這個時代就是有打警察的使命, 讓其他人沒好日子過的責任, 我沒法阻止你. 只是希望你想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 除了感情上對弱者的同情外, 是否真有確實理據.

      Delete
    19. Kazaf,

      你所講既野, 起碼係後一半, 我已經係回SeekforValue個留言度回應左. 你可以不認同. 我也不是迫你認同我. 你可以講'你冇住係香港就應該收聲', 身為一個旁觀者, 我是的確不應該講咁多, 只是有人詳細回應, 我才回應我的看法. (我自己是覺得講得太多反而變得虛偽.)

      你可以一直支持你們想要的東西, 但若果超過晒社會既底線, 仲要講一大輪你所說的理由去合理化自身的行為, 很多人是不會同情你們, 而且成年人是要為自己做的事負責. 生活就是這樣現實.

      Delete
    20. Kazaf講既前一半, 風輕兄已經回應左.

      其實風輕兄講得好, 簡單數段表達了幾個要點.

      超同意
      (1) 生在這個時代, 就有這個時代的挑戰
      (2) 你總不能要求世界只等你買了樓才來QE, 不能要求政府只聽無樓人仕的民意, 也不能要求只準開鋪做街坊生意, 不準做大陸人生意吧? 一句政府無能就當作答案的話, 不過是斷章取義地局部簡化, 拿來自圓其說而已.

      我自知呢類回應係會比人當藍絲, 或冷酷無情. 但比起一些坐在家中歎冷氣, 然後不停社交上說自己很同情年輕人, 支持他們暴力反抗的虛偽, 是真實很多.

      寧願聽真實說話, 或是聽一些口說支持卻沒實際行動的虛偽, 人人都有自己的選擇.

      Delete
    21. 回版主及風輕雲淡:

      -我認同每個時代都有佢每個時代既挑戰. 但當大部分挑戰者都係呢個挑戰既失敗者既時候, 會唔會係呢個挑戰/呢個制度有問題. 當個體都出現同一個問題既時候, 呢個就唔係個體問題, 而係社會問題. 社會問題只有政府有能力解決. 而政府既存在就是為了解決社會問題. 而這一個挑戰就變成了政府的挑戰. 政府存在既責任就是要面對社會問題時, 面對挑戰時, 適時制定政策令每個人都安居樂業, 生活富足. 你怎能夠一句QE就說政府無責任, 就要令一代年輕人都四五十歲才上樓結婚生仔?

      -你不能因為以前既時代有更嚴重既問題, 在今天這個時代就可以滿足. 人應該不斷追求進步. 以前就是因為有人提出係問題, 要解決, 所以社會先至進步, 今日先至無再出現呢啲問題. 如果你呢個滿足現狀既想法出現在以前, 以前既問題不就解決不了?

      Delete
    22. 說到居住問題,樓價貴是因為供應不足,而供應不足是因為缺地,香港缺地這部分好像有共識。
      可是為甚麼會缺地呢?
      政府要發展土地時,香港人做了甚麼?就是反對開發。
      政府要發展古洞時,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總會有人無厘頭的作故事,又話做大陸人的後花園……當時反抗力之大,相信大家還未忘記吧。
      香港有7成的未動用郊野土地,只要拿3%—5%出來,便足夠未來三、五十年之用,大家可以安居樂業。可是每次提出來,誰說誰大鑊,萬箭穿心。又說政府捨難取易。(難道一定要捨易取難?)
      最近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報告,基本上也否定了使用未開發的土地,原因是香港人反對,使用郊野公園的邊皮地方也得不到支持。
      政府說填海造地,又是找各種理由反對。東大嶼填海計劃又成為了政治風波。
      各種蛇蟲鼠蟻、海洋生物都要保護。
      總之誓要政府在土地開發上變成跛腳鴨,然後又說政府不能解決土地供應,樓房供應問題,害得香港人住貴樓、住劏房。
      繼續不讓政府開發土地,劃地為牢,然後繼續呻吟,繼續鬧政府無能,解決不了問題。
      香港人會支持政府去增加土地供應嗎?

      Delete
    23. 佢地會話納稅人交稅俾你係解決問題ge,你做唔到1+1=3就落台,就係咁簡單

      Delete
    24. 其實金主一直都是用賣港包裝阻礙香港發展

      累積民怨

      呢個局真係佈左好耐

      由150個單程證+阻土地開發開始

      https://medium.com/@lineposthk/%E5%8A%89%E4%BF%A1-%E5%96%AE%E7%A8%8B%E8%AD%89%E5%95%8F%E9%A1%8C%E7%9A%84%E5%B9%AB%E5%85%87-%E6%98%AF%E6%B3%9B%E6%B0%91%E4%B8%BB%E6%B4%BE-c7cb26139dda

      Delete
    25. Kazaf 兄, 請聽我最後一言吧:

      人類的劣根性之一就是把問題外判, 幾乎沒有問題是不能歸咎成別人造成的: 書讀不成是教育制度沒有發掘我的潛能, 掙錢少是老闆沒給我機會發揮, 長得不漂亮是父母基因不好...

      我憤怒, 我要改變它們! 想想怎樣叫大家罷考, 令考試只考自己的長處? 怎樣叫大家罷工, 威脅老闆要改善自己的待遇? 怎樣傷害自己, 叫爸媽內咎花錢給你整容找伴侶? 然後, 你還有多少問題要找別人解決呢? 又, 要是別人也想改變你, 去解決自己的問題, 你會如何反應?

      改變自己去適應環境, 與改變別人適應自己, 可能都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前者不一定對, 後者也不一定錯, 如果你已確認後者是唯一出路, 那就試試看吧, 雖然你可能很快便會發現, 你其實連自己父母/子女都改變不了.

      Delete
    26. Seek先生呢種理想主義者,成日以為獨立調查委員會可以查到啲乜,追究開槍責任則更攪笑。開槍係警察全個驅散行動中最合法嘅部分,警察開得槍都計過度過,反而前線揮棍時抽水打多幾吓更唔合法。所以所謂獨立調查,結果只會話警方佈防不當,最多告幾個前線小兵武力過當,完全去唔到示威者理想中嘅開槍有問題。結果就係示威者同警察都唔滿意,之後再爆一次,所以唔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係正常思維,只係香港人已經唔正常。

      Delete
    27. 回過路閒人: 剛剛先睇左你有關政府賣地既問題, 再一次反映'咩都賴政府'呢個selling point真係work.

      Delete
    28. 回二哥:

      累積民怨

      呢個局真係佈左好耐.


      完全同意. 政府的確做很多事都未如人意, 但很多事情不是單單'政府廢'可以解釋.

      Delete
    29. 回anonymous:

      所以唔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係正常思維,只係香港人已經唔正常。 --------------------------

      係, 但前幾天仲見到有很多前高官, 或什麼中大前校長, 是簽名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

      只能說, 上流人士或知識份子都集體反智. 令人驚訝.

      Delete
    30. "風輕雲淡" 具體點說. 針對房屋問題, 你們有什麼建議給年青人, 讓他們不把問題外判給政府, 讓他們改變自己適應環境, 然後可以上到樓?

      "二哥" 董建華提出提議削單程證名額既時侯係2002年, 距今都17年啦. 時移勢易, 當年既社會情況同依家都爭好遠啦, 係咪要二十年以上先至識得檢討一個政策呀?
      仲有,當年表示反對既其實係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 唔係泛民主派. 如果當年無投贊成票既泛民主派係幫兇, 咁今日港府反對檢討單程證名額更加係共謀.呢個邏輯請回答我是否正確.
      http://std.stheadline.com/archive/fullstory.asp?year1=2002&month1=07&day1=03&month2=07&day2=03&id=20020703a02

      "Anonymous" 估計你應該唔太熟悉警例. 根據警察通例: "使用武力的原則是,所使用的武力必須是為達到目的而須使用的最低程度武力;達到目的後,須立即停止使用。該等武力必須在當時情況下屬合理的。"
      https://www.police.gov.hk/ppp_tc/11_useful_info/pgo.html
      此外警隊訓練時,亦會指示警員若要開槍阻止疑犯動武,應射向對方如軀幹等身體最大面積的部位,絕不應瞄準易致命的部位開槍,例如頭部。
      我就當係612警察開槍係適當既武力, 咁點解要射頭? 射手射腳唔得既咩, 點解枝槍要水平線咁描準射頭? 你地真係接受盧偉聰既講法? 點解要將催淚彈掉係人群正中間? 點解要對記者開槍? 你地係咪真係冷血架 你地見到有人子彈中頭中眼都完全無同情心既咩? 你地見到有人因為咁而永久失去9成視力係真係會開心既咩?

      Delete
    31. 仲有, 以防你地唔知,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唔係剩係查警察有否濫用武力, 係"以較宏觀視野和範圍調查過去一個多月的衝突由來和過程", "旨在尋找真相,並非針對任何一方", "吸收經驗和教訓,走向和解,修補各方關係".
      https://news.mingpao.com/ins/%E6%B8%AF%E8%81%9E/article/20190719/s00001/1563508351474/%E3%80%90%E9%80%83%E7%8A%AF%E6%A2%9D%E4%BE%8B%E3%80%9135%E5%89%8D%E5%AE%98%E5%93%A1%E5%8F%8A%E7%A4%BE%E6%9C%83%E4%BA%BA%E5%A3%AB%E8%81%AF%E7%BD%B2-%E7%B1%B2%E5%90%84%E6%96%B9%E6%94%BE%E4%B8%8B%E6%95%B5%E6%84%8F-%E4%BF%83%E6%88%90%E7%AB%8B%E7%8D%A8%E7%AB%8B%E8%AA%BF%E6%9F%A5%E5%A7%94%E5%93%A1%E6%9C%83
      係當前撕裂如此嚴重, 剩係得監警會去查會唔會唔夠全面同埋令矛頭指哂去警察, 引起警察不滿, 加劇撕裂? 當年67暴動之後, 都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檢討事件成因, 等政府將來施政避免重複犯錯. 點解同樣係暴動, 今次又唔使檢討?

      Delete
    32. 有想買的東西,儲錢是最基本吧?沒有儲蓄,機會來了也沒用。如果錢都儲不到,那就放棄吧。期待別人送給自己是不切實際的,而靠暴力搶回來的東西,也將會被更強的暴力搶走。

      Delete
  19. 1. 七月一日至今觀察,日間示威和平,晚間才動亂,建議警方日間維持吓秩序,晚上用水炮盡量啦,最要緊搜証,交檢控部做嘢。
    2. 警方舆律政要合作,專業D!要發揮法律專業的公信權力,執法如山,包青天才有人睇你!
    3. 立法局停會,班議員為市民, 應該停薪留職,捐款重建!冇錢就唔會阻著做嘢!
    4. 林鄭撑咗咁耐,冇人接就要續撑,股市樓市撑得著,好似當年大鱷衝擊失敗,一切經濟冇事,班搞事者只會搞民生。到時由廣大市民自己去應付。
    5. 加快引入精英專才,為建設新香港準備,大都會留的應該是人才,由市埸去 汰弱留強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立法局停會,班議員為市民, 應該停薪留職,捐款重建!冇錢就唔會阻著做嘢! ---- 完全同意, 班議員當然唔制, 但真係一個可行方案. 示威者可表達這個要求, 相信大多數社會中人都會同意.


      1. 七月一日至今觀察,日間示威和平,晚間才動亂,建議警方日間維持吓秩序,晚上用水炮盡量啦,最要緊搜証,交檢控部做嘢。 ------ 晚上要特別部署, 一是做足準備硬做. 或者, 可以懷柔完全唔做, 等佢地全部行到無癮就會自動散水 (不過第二個方法uncertainty比較大)

      Delete
    2. 加快引入精英專才,為建設新香港準備,大都會留的應該是人才,由市埸去 汰弱留強吧! ------ 呢個方法現實中已難行, 現在無賴式抵抗手段已普及化, 有心人可用一些'抗拒大陸人', '反抗中共人才滲透' 去搞人群運動反對.

      Delete
    3. 現在看法一定是搞一些利民的功程, 有很多細枝節可做. 姑且看看將來一兩年如何.

      Delete
  20. I live in HK.
    I support your speakings.

    EQ.

    ReplyDelete
  21. 閣下俾施永青更離地,施生尚且懂得反省
    香港人會對政府反感就係政府完全違反過去英殖時期留落黎的默認規則

    當執法部門可以不展示委任証,穿著便服隨時”冒警”執法的情況下,談何法治

    ReplyDelete
    Replies
    1. 閣下俾施永青更離地,施生尚且懂得反省
      香港人會對政府反感就係政府完全違反過去英殖時期留落黎的默認規則 ------

      其實我完全唔知你回應d咩. 完全不對題. 如果你連整篇文章都沒有看過一次, 或閱讀理解能力太低而看不懂文章, 我也沒有什麼好回應.

      Delete
    2. 當執法部門可以不展示委任証,穿著便服隨時”冒警”執法的情況下,談何法治 -------

      你此類argument在社會或政治話題的討論是常見的. 以這個話題而言, 先把示威者與警方放到A點與B點, 兩個對立點.

      然後雙方出現討論時, 一方不停說B的錯失, 以証明A沒錯, 或以因果論講解: '是因為B錯先, A才出現這個做法, 雖然我不認同A的做法, 但是我會了解他們.'

      此類無止境互找錯失的討論方式浪費時間也沒意思.

      其實你應沒看完整篇文章吧. 現在是社會問題, 你不認為應該從整個社會的角度去看? 不停查找B細節上的錯以証明A是沒有錯, 有什麼大意義? 回到本文主題, 你真的認為警方辦事不力, 便可以合理化一些純搗亂的人破壞社會他人生活的行為? 這是否歪理?

      Delete
    3. 不得再提出一點,

      以警方一個錯失, 便可無限放大, 說成'沒有法治'

      這種以一個點放大至一個大範圍的結論, 我發現一些垃圾政棍也常用.

      Delete
  22. 都係個句,如果無亡國感極重既情況,係無咩必要係到行,仲要狂行
    每一年都係71行一次,其實香港夏天行一次都已經好痛苦
    其實無細心了解情況,以旁觀者清心態睇其實無咩意思
    再者有D人仲用政棍,外國人士用陰謀論講其實更加無意思
    講真國泰民安無咩人會去搗亂,尤其係香港人政治冷感係好重
    上樓問題係其一,但用上岸心態去分析佢地上街主要原因又係係離地
    講事實,年青人至少係呢度要活40-50年(而香港人長壽去計)
    咁佢地好有可能接受中共統治,而中共統治係咪好好,呢個各人有各人想法
    我只係知道係中國,無得上YOUTUBE,無得用GOOGLE,無得呢樣個樣(唔好計VPN,因為正常唔需要用VPN)
    咁老實講,已經好唔自由,再加上大陸推行信用系統,睇過裏面扣分細則,基本上好多香港人都會好快扣到負分,負分係無得旅行,又係踩中香港人既最愛

    ReplyDelete
    Replies
    1. 簡單講說,部分反社會港人幸福感低,受人煽動,處事幼稚,爭取一個為她人作嫁衣裳的夢想。

      Delete
    2. 今次起碼過百萬人了,不要再說部份不部份了
      而且處事幼稚來形容他人根本是你對於政治不關心而已
      其他人害怕用不了FB,YOUTUBE,言論自由被打壓是很正常,因為在中國的確用不了,是事實,監控也是事實,不信任也是很正常
      不可以單單就是說受人煽動,更何況沒有問題就不易被人煽動了,所以不要倒果為因
      更何況有很多人都有樓住的,已經對比其他人都較有幸福感,更何況幸福感是向上追求,而不是穏持現狀就可以,人類往往就是追求追步

      Delete
    3. 說我對政治漠不關心?我是親身到現場參觀百萬游行。

      中國所禁的是外國互聯網就是外國企業不會幫助中國找出恐怖分子名單。這20年內中東和歐洲發生的革命,全部臉書都發揮了大效用。我都未計伊斯蘭國利用互聯網宣傳恐怖分子活動。

      有一樣野很奇怪,除了911之外。有沒有其他恐怖分子敢在美國發動恐怖襲擊?很明顯美國互聯網是有提供情報給美國政府反恐的。

      全世界政府都有問題,問題在於如何解決和舒緩。沒有領袖的暴力衝擊,邊個提供頭盔,口罩等裝備?資金何來?訓練組織有法,邊個教?這些全部都刻意避開。

      一個政府是沒有可能滿足所有人要求,如其靠政府倒不如靠自己更容易。

      我不反對上進心,現在更多人是反對是追求的手法。

      如果示威者放火殺人打倒警察路人傷殘就要支持嗎?

      Delete
    4. 投資新手你好, 回應幾個點.

      (a) 其他人害怕用不了FB,YOUTUBE,言論自由被打壓是很正常,因為在中國的確用不了,是事實,監控也是事實,不信任也是很正常 ------

      這個說法只能証明你幼稚, 不知道現實中社會與政權是如何運作. 如果你說可用facebook, gmail, youtube 便可代表言論自由, 十分幼稚.

      Delete
    5. 其實我由始至終都沒有說這是政棍問題, 也對研究什麼外國侵入沒興趣. 也從沒用上岸心態分析上街原因.

      現在去看, 其實你是完全沒看完整篇文章吧?!

      不過這也不打緊, 你的其中一個思考盲點是覺得因為六月出現大班人上街示威, 所以你們便是民心所向, 大家一起對準槍頭描準政府與中共, 同時間已不再理會其他不同立場人士的看法, 因為可以用人群力量令呢堆人消滅, 或他們是少數當然可視而不見.

      其實, 如果思考是自我中心到這個地步, 已很難再多說了.

      Delete
    6. 民主就是多數人的暴政.
      你不喜歡就逃去極權國家, 享受專制統治

      Delete
    7.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Delete
    8. 眼見很多人的思考都是非黑即白,當你稍為質疑他們的做法時,便馬上扣上帽子說你是支持中共、極權、獨裁。既然有「多數人暴政」這說法出現,就說明已經有人提出少數服從多數的弊端,少數者的基本權利應該受到保護和尊重。到底人們口中說的民主理想是否就只是一人一票多數決這樣膚淺呢?

      Delete
    9. Wanderer小弟,好耐唔見, 希望一切安好。

      就說明已經有人提出少數服從多數的弊端,少數者的基本權利應該受到保護和尊重。 —————   正是。 但現在香港是很難表達這個觀點。 

      到底人們口中說的民主理想是否就只是一人一票多數決這樣膚淺呢?  ——————  也是另一個核心。 Wanderer弟年齡這樣輕,看法已全面,可喜也。  我相信我在你的年齡時,我是做不到的。

      Delete
    10. //民主就是多數人的暴政.

      Pol Pot來了

      Delete
  23. 所以不要以上岸心態來看,自己進入收成期但忽略別人痛苦,其實是很不公平的
    至少住屋,賣淫,水房的確政策問題,而沒有雙普選令到往往政策都是不能貼近民意
    這是很基本邏輯推理,民意可以往往民主選舉給予不聽取民意的政黨真正打擊,不過現在香港並不是民主選舉
    往往理解一件事是要邏輯推理,沒有邏輯推理就是不求甚解,在我角度來說,其實現在爆發基本上是將所有政府一直忽視的問題拿出來談
    當然送中是大問題,接下來信用監察也是更大的問題,23條又是一個問題,基本上沒有普選制度,這些問題都是解決不了
    然而,政府不正面回應,這個只會激發更多民怨,如果廢青容易煽動都算了,但未來大學生都出來遊行,未來社會棟樑都出來,這已經是一個問題,更有教師,不同的團體都出來遊行,這個說法已經站不住腳
    因為教師,各界社團都是比較穏定一群,他們也出來都顯示到社會出現問題,並不是所謂受人煽動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夢想的歐美日都不是什麼雙普選,更多的是共和制。

      美國憲法的精神在於防止任何人權力過大,包括你所指的「大多數選民」

      我唔想香港變成明日的台灣,這是我的立場。

      Delete
    2. 未來大學生都出來遊行,未來社會棟樑都出來,這已經是一個問題 ---- 跟你說, 最近我看了香港大學的學生跟校長的討論, 很多發表意見的大學生都很多歪理, 如果他們是未來社會棟樑, 我對香港將來很絕望.


      基本上沒有普選制度,這些問題都是解決不了 ------ 再次証明你的想法幼稚與過度理想化, 如果曾經去了解過其他有普選制度的國家, 你便不會有這個結論.


      至少住屋,賣淫,水房的確政策問題,而沒有雙普選令到往往政策都是不能貼近民意 ------ 現實世界不是如你所想像一樣簡單化理想化, 不過在你的角度去看世界, 是不會看到的.

      另一方面. 為什麼你們可以單元化地把不同意你們行為的人看成是已上岸的利益者?? 事實上我不是什麼既得利益者, 而香港是多元化社會, 你真的認為社會是二元(黃/藍, 反共/支持共)思維?


      看了你一大論留言, 說真的, 多謝你花大量時間, 但大概也更了解你們一代人的想法.

      Delete
    3. //因為教師,各界社團都是比較穏定一群,他們也出來都顯示到社會出現問題,並不是所謂受人煽動

      之前都煽動左二十年,早就變成心中的真理,呢一刻當然不需要再煽動.

      https://youtu.be/5UGZLdrPDW0

      Delete
    4. 呵, 多謝摩兄呢條片, 你唔講我真係唔知.

      Delete
  24. 依家香港最恐怖既情況,就係有班口講民主自由,但只要人地唔認同佢地個套, 就做各種行為去打壓欺凌對方, 呢班人成日話中共打壓香港既自由, 散播白色恐怖,但佢地就正正做緊呢d行為, 而完全唔覺得有問題。

    ReplyDelete
    Replies
    1. 係.

      反對中方打壓香港人自由, 同時間卻不停打壓他人的自由. 很恐怖. 還要一堆人在同一立場圍爐取暖, 合理化自己的做法.

      Delete
    2. 所以我根本唔會講咁多大道理:俾呢班友在香港奪到權,肯定仆街過改革開放後任何一個時期的共產黨的直接管治

      Delete
    3. 睇下呢篇<> https://jackyhtlim.blogspot.com/2019/07/SHK-SellHongKong.html?m=1 ,如果畀佢地奪到權,香港進入黑暗時代。

      Delete
    4. 摩兄: 俾呢班友在香港奪到權,肯定仆街過改革開放後任何一個時期的共產黨的直接管治 -------- 同意. 睇多一些歷史書就明白. (跟什麼黃藍,或擁共反共二元對立的立場完全冇關)

      Delete
    5. https://jackyhtlim.blogspot.com/2019/07/SHK-SellHongKong.html?m=1

      如果呢類人係香港好多人buy, 就真係反智得比我想像中更嚴重.

      Delete
  25. 基本上大部分港人對民主自由和獨裁的政治體系停留在好與壞的分別,民主就是好人作主,獨裁就是壞人當家,所以談共識,談諒解,談妥協,根本就是緣木求魚。
    建議看看銀河英雄傳說看看民主自由的國家施政如何好,群眾是如何英明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總參謀長閣下,我的看法是無論披上何種外衣,真實的政治只有一種﹗”朗古表明自己的主張,奧貝絲坦評量著朗古話中的內容。

      “哦?是哪一種?”

      “由少數支配多數﹗”朗古的聲音聽來宛如在向上帝陳述真理和事實,只可惜沒有管風琴的伴奏。

      不過,此時此地的奧貝絲坦,掌握著他的生殺予奪大權,光憑這一點,奧貝絲坦對於朗古而言,實無異於上帝了。因此,他在表明自己的誠心之時,也不敢過於放肆。

      “民主共和制主張在自由意志之下,由多數支配,關於這一點,你又有什麼看法呢?”

      “若把全體當作一百,超過五十一以上達成一致意見時,另外四十九以下就必須服從,這就是以多數支配。但是,按照這種思想,當多數分裂為若干小集團時,在這五十一當中,只要有二十六以上贊成就足以控制這五十一從而支配 全體的一百了,如此類推下去,實質上也是少數支配多數。當然,這只是一個樣式化、單純化的例子,不過,從這裡也可看出主張以多數人支配的民主共和體製是何其空洞和虛偽,聰明如閣下您,不用我多說,也應該知道的﹗”

      -《銀河英雄傳說》 策謀篇 第六章 作戰名“諸神的黃昏”

      Delete
    2. 呢本應該係magician既至愛?哈哈。

      原來有這一段文,十分insightful.

      我在文中也說了, 

      "在民主國家,主流政治圈只有精英分子。在極權國家,主流政治只有親屬或當權者自己友。民主/極權外表完全不同,骨子內都是一樣。" 

      Delete
    3. 實質上也是少數支配多數。當然,這只是一個樣式化、單純化的例子,不過,從這裡也可看出主張以多數人支配的民主共和體製是何其空洞和虛偽 

      呢段真係正中核心,但很多人都唔明。

      Delete
  26. 银河英雄传说!! 多谢 MAN 和 不敗的魔術師 两位的介绍。
    Kelvin

    ReplyDelete
    Replies
    1. 特留尼西特並沒有帶講稿,他中氣十足地向會場中的六萬人眾演說著:「各位親愛的市民、官兵們!今天,我們參加這一場告別式的目的何在呢?為的就是要告慰這些為了保衛亞斯提星域而殉國的英靈們啊!他們是為了維護祖國的自由與和平,這才犧牲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聽到這裡,楊已經想把耳朵堵起來了。這些話聽來多麼的令人可恥,為什麼這種虛偽華麗的詞句仍然能讓演說者以坦然的態度說出來?難道這就是自古以來人類的傳統嗎?

      「我現在說的是寶貴的生命啊!各位,生命誠可貴,但是他們的犧牲卻告訴我們,還有比個人的生命更重要的東西存在著。這個東西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偉大的祖國和自由啊!他們的死是美好的,因為他們犧牲小我實踐大義。他們是真正的勇土!他們都是好父親、好兒子、好情人,他們都有過著幸福生活的權利,但是他們都放棄了這個權利,遠赴沙場、誓死報國。各位啊!我在此問一聲,為什麼這一百五十萬的官兵們會戰死呢?」

      「因為首腦部的作戰指揮太差了!」

      楊威利如此念道。當時眾皆默然,這一聲顯得格外響亮。周圍的人盡皆愕然,有位黑髮的年輕軍官偷偷望著他,楊立刻迎著他的目光直視過去,對方只嚇得驚惶失措,立刻將視線轉回講台上去。

      國防委員長的演講仍然在繼續著,特留尼西特臉泛潮紅,兩眼流露出自我陶醉的神情。

      「是的,這個答案就是我剛才所說的,他們是為了保衛祖國和自由而拋頭顱、灑熱血的啊!為了這樣崇高的理想難道不值一死嗎?只為了小我而生、小我而死,是多麼的渺小啊!我決不能這樣教導你們。各位一定要想想祖國、再想想個人。生命是可貴的,但是我在此要請各位銘記在心,記住這個事實,同時也是我要大聲疾呼的:祖國和自由值得用生命作為代價來換取的,我們是為正義而戰,部份自稱和平主義者主張和帝國和談的,還有那些部份自稱理想主義者幻想要與專制極權主義和平共存的,請你們不要妄想了,你們的行為只會導至一個結果,那就是削弱同盟國的力量,對帝國而言更加有利。帝國絕不會允許國內有反戰和平的主張的,因為我們是自由的國度,所以我們准許有反對國策的情形出現,而各位卻因此而過於散漫!但高唱和平的代價是相當高的啊!

      楊威利心中只想著一件事,那就是主戰論仍安安穩穩大行其道,在任何時代,煽動者總是遠離戰場,在安全的地方高唱著主戰論。他一想到群眾們的狂熱又多加了幾分時,不禁對這演說更加厭惡起來。不論在任何一個時代中,都會有人支持煽動者的!

      「我敢說麼說:反對打倒銀河帝國專制極權的聖戰的人們,就是危害國家的害蟲。他們沒有資格成為同盟國的國民!為了保衛這個自由社會、為了保衛這個自由的國家體制,不怕死傷、奮而戰鬥的人們才是真正的同盟國國民!若無此一認知就是無恥之徒,對不起死去的偉大英魂!我們的國家是由祖先一手建立起來的,我們都瞭解歷史,大家都知道祖先們曾流血流汗、爭取自由。擁有這偉大歷史的祖國啊!你是我們唯一要保衛的,我們能不起而戰鬥嗎?起來吧!為祖國而戰吧!同盟國萬歲!共和體制萬歲!打倒帝國!

      隨著國防委員長激昂的叫聲,群眾們也漸漸失去了理性。洶湧的熱血在會場中六萬人的體內沸騰著,大家都紛紛站起身來,跟著特留尼西特高喊:「同盟國萬歲!共和體制萬歲!打倒帝國!」

      大家手握拳頭,高舉手臂,並且高高地揮舞著軍帽,振臂狂喊。

      在這些人當中,只有楊威利仍坐在座位上沒有起身。他冷眼旁觀,一雙黑眼睛直視著講台上的演講人。特留尼西特高舉雙手接受滿場狂熱的回應,忽然,他的視線落在群眾的第一排位置上。

      一剎那間,他的眼光變銳利了,嘴角不悅地牽動了一下。因為他看到前排座位上有一個年輕軍官竟然坐在原位沒有起立歡呼。如果此人坐在後面,他可能就看不見了,但他卻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而他還認出這人還不是別人,而是剛從亞斯提星域中歸來,有「亞斯提英雄」之稱的楊威利准將!在一片熱烈的愛國情操之下,眼前竟然出現了這樣一個大逆不道的叛徒!

      「軍宮,為什麼不起立?」

      一位滿臉橫肉的中年軍官怒道。他沒有認出楊威利,和楊一樣配戴准將的勳章。楊放眼望去,隨即平靜地回答:「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不想起立時,當然就有不起立的自由。我不過是在行使這種自由罷了!」

      「那麼,你為什麼不想起立?」

      「我有不回答的自由。」


      -《銀河英雄傳說》 黎明篇 第四章 第十三艦隊誕生

      Delete
    2. 就在此時,防盜器紅燈突然熄滅,警鈴響起。尤里安將電視遙控器拿起來一按,利用紅外線顯示影像的電視,立刻出現了許多人影。他們全部圍著白色的頭巾,只讓兩眼露出。

      「尤里安。」

      「是。」

      「最近常有這種小丑集體在做家庭訪問嗎?」

      「他們是憂國騎士團。」

      「沒聽過這種馬戲團。」

      「他們是激進派國家主義團體,由於他們高喊打倒反國家、反戰爭的言行,最近頗受注目。不過很奇怪,不知他們為什麼要訪問家庭,難道是為了領受准將的讚賞嗎?」


      「他們有多少人?」

      楊不感興趣地問著,尤里安讀著畫面上的數字說:「共四十二人,正朝院子裡頭移動,啊!是四十三人,不,四十四人。」

      「楊准將!」

      這聲喊叫透過麥克風,格外響亮,裝有特殊玻璃的牆壁都微微地震動著。

      「是,是。」

      楊回應著,但屋外是聽不到的。

      「我們是真正的愛國志士,我們是憂國騎士團。我們要彈劾你!你因戰績而自滿,竟然當眾反對統一戰爭,還記得你今天在告別式中的行為吧!」

      楊察覺出尤里安正吃驚不已的樣子。

      「楊准將,你已侮辱了神聖的慰靈大會。當與會者都熱烈回應國防委員長,誓言打倒帝國時,就只有你不肯起立,反而嘲諷民眾的決意。我們要彈劾你這種態度!有什麼主張,你說出來吧!若試圖報警也沒有用,我們會把你的對外連絡系統都破壞掉。」

      楊明白了,憂國騎士團的背後,十有八九是由「絕世的愛國者」特留尼西特在操縱。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音量極大,恬不知恥,說話內容虛偽無比。


      「准將,你今天是不是真的這樣表現?」尤里安問他。

      「嗯!是啊!」

      「為什麼?只有一個人不起立,這不是一種明顯的嘲笑態度嗎?就算你心裡反對,起身拍手對你也沒什麼損失啊!在別人面前裝裝樣子也就罷了!」

      「你說話的口氣倒和卡介倫少將很像啊!」

      「這種道理別說是卡介倫少將了,就連小孩子都明白啊!」

      「……為什麼不出來?難道你還有羞恥之心不成?快覺悟吧!今天你非得在我們面前老老實實地解釋清楚才成!」

      外面又有人叫喊著。楊威利憤而站起身來,尤里安扯了扯他的袖子。

      「准將,無論如何,你可不能動武啊!」

      「你的反應也太快了吧!難道我不能跟這些傢伙把事情說清楚嗎?」

      「也不是啦!」

      「……」

      此時,特殊玻璃窗格格作響,似乎裂開了。緊接著,有一顆西瓜般大小的金屬製球體飛了進來。直撞上壁櫥,櫥子裡擺設的陶瓷品在剎那間都給砸得粉碎。此時突然有巨聲響起。

      「小心!趴下!」

      楊叫著。

      尤里安緊急間抱了家用電腦躲到沙發底下。不一會兒,這個金屬球就爆炸了。一時之間,屋內隆聲大作,所有的傢具設備都遭破壞,無一倖免。

      楊威利楞住了,憂國騎士團所投的手榴彈,竟然是工兵隊所使用的非火藥性小規模住家爆破彈。

      他們似乎已將破壞力調到最低程度,否則,整個房屋早就化為瓦礫了。可是,為什麼像他們這種民間團體,會持有這種軍方的武器呢?


      楊好像想到什麼,手一拍,問著:「尤里安,噴水器的開關在哪裡?」

      「在2號A第4個鈕,你想對付他們?」

      「他們不懂得禮數,我們就要用……」

      屋外盛氣凌人的聲音,突然轉為哀嚎聲,原來這些裹著白布的傢伙們,已被高壓水柱噴得招架不住,四處奔逃。

      「大爺生氣了,讓你們嘗嘗甜頭!你們這些流氓!」

      就在楊大罵他們的時候,警車聲漸漸自遠方響起。可能是鄰居們報的警吧!

      其實,暴動發生了這麼久,治安當局才姍姍來遲,似乎更讓人覺得有人在憂國騎士團背後撐腰。這個人恐怕就是特留尼西特吧。

      憂國騎士團早就落荒而逃了。但是姍姍來遲的警官們卻還不住地稱讚他們是多麼的愛國,這使得楊相當不悅。

      「若真的愛國,他們為什麼不去參加志願軍,反而三更半夜私闖民宅,騷擾有孩子的人家?難道這就叫愛國嗎?還有,如果他們行事正大光明,為什麼把自己的臉包起來不敢見人,根本沒道理!」

      -《銀河英雄傳說》 黎明篇 第四章 第十三艦隊誕生

      Delete
    3. 再分享多一段劇情:


      「我們強大的武器,就是全國國民統一的意志。我們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以民主共和政體為基礎,即使有多麼崇高的目標,也不能強制所有人服務。個人有反對國家的自由,但有良知的國民內心是雪亮的,為了獲得真正的自由,我們應該放棄渺小的自我,團結在一起,為了全民共同的目標而努力向前。各位……」

      說到這裡,特留尼西特突然閉上了嘴,他並非為了口乾無聲才停止說話的,而是察覺到有一位女性正通過席間的走道走向講台。這位年輕女孩頭髮是淺棕色的,從經她擦身而過的男子們注視她的眼光看來,想必這個女孩長得相當漂亮。伴隨著她的腳步,已引起周圍人群相互詢問的聲音,不安的範圍正擴大著。

      ……這女子是誰?她要做什麼?

      楊威利老遠就聽見有人在談論此一女子,但人太多沒能看見,直到此時她走近時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幾乎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國防委員長——」

      這女孩聲音低沉,她步上講台上說:「我名叫潔西卡·愛德華。是亞斯堤會戰中戰死的第六艦隊幕僚約翰·羅伯·拉普的未婚妻。不,『曾經』是他的未婚妻。」

      「這個……」

      即使雄辯如「候任領導者」的特留尼西特也啞然了。

      「我替你感到難過,小姐!可是……」

      國防委員長也說不出什麼話來,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廣大的會場,只見六萬名聽眾都沉默地等待著他的回話。全體人員屏息注視著這位失去未婚夫的女子。

      「您沒有安慰我的必要,委員長,我的未婚夫是為了實踐保衛祖國的崇高理想而犧牲的。」

      潔西卡平靜地說著,減輕了委員長的尷尬場面,委員長毫不掩飾地露出放心的表情。

      「是嗎?不過,你可以說是後方婦女的楷模,我們對於你的損失,一定會給予重重的補償的。」

      看到他如此的恬不知恥,楊威利又想閉上眼睛,眼不見為淨了。對於不知羞恥的人而言,楊認為任何事他們都做得出來。

      潔西卡看起來則表現得相當冷靜。

      「多謝你了。我現在只想問委員長一個問題。」

      「喔!是什麼問題呢?我一定竭盡所能答覆你!」

      「請問您當時在哪兒?」

      特留尼西特眨了一下眼睛,大部分的聽眾也都不明白這個問題的用意何在,大家都眨了眨眼。

      「嗯?你說什麼?」

      「我的未婚夫為了保衛祖國,遠赴疆場,目前已不在人世了。委員長,請問您當時又身在何處呢,讚頌死亡的您到底在哪裡?」

      「小姐……」

      任誰都看得出國防委員長畏懼的眼神。

      「你的家人又在哪裡呢?」潔西卡又毫不留情地追問著。「我的未婚夫已經為國捐軀了,你不是說犧牲是必要的嗎?那你的家人又怎麼說呢?你的演講如果完全正確的話,為什麼自己不去身體力行呢?」


      「衛兵!」特留尼西特東張西望地喊著。「這位小姐不太正常,把她帶走,我的演說完畢!軍樂隊!演奏國歌!」.

      -《銀河英雄傳說》 黎明篇 第四章 第十三艦隊誕生

      Delete
    4. 好精彩, 特别是在这时候这环境下看更贴近现实。 我会全套看。多谢不敗的魔術師!

      Delete
    5. 大家可各自选择代入角色。

      Kelvin

      Delete
  27.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8. 這位少年愛看錄像帶,愛看新發行的老書,也喜歡聽從前的故事,尤其對「歷史上最狠毒的篡位者」——魯道夫更是興趣濃厚。自由行星同盟的人一談到魯道夫,總是以「邪惡的獨裁者」來形容他,少年聽在耳裡,心裡不免奇怪-如果魯道夫果真是萬惡不赦的惡魔,為什麼人們還會支持他、給他至高無上的權力呢?

    「魯道夫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壞蛋哪!人民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人民為什麼敢怒而不敢言呢?」

    「跟你說過啦!因為魯道夫是個大壞蛋嘛!」

    這個答案無法說服少年,倒是父親的見解和一般人有點不同。他給兒子的回答是:「因為人民都好逸惡勞!」

    「好逸惡勞?」

    「這樣說好了,一般人碰到問題時,都不願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決,他們只期望超人或聖賢的出現,為他們承擔所有的痛苦、困難和義務。魯道夫就抓住人性的這個弱點,伺機而動,一舉成名。你要好好記住:讓獨裁者有機可乘的人,要負比獨裁者本人更多的責任!雖然沉默的旁觀者沒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觀其實與同罪……只是……,你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比這些東西更值得關心的事情上……」

    銀河英雄傳說 黎明篇 第一章 永恆的夜

    ReplyDelete
    Replies
    1. 原來呢本書係咁正, 真係要睇下.

      Delete
    2. 呢套书不易找找到。之前出的都绝版了。 台湾好似出紧新版, 但只出到第八集。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9%8A%80%E6%B2%B3%E8%8B%B1%E9%9B%84%E5%82%B3%E8%AA%AA%20%E9%9D%92%E6%96%87/cat/all/fclick/autocomp

      大陆简体字版也都绝版了。 可惜无出电子版。

      Kelvin

      Delete
    3. http://www.ducknest.com/universe/universe.htm

      Delete
    4. 非常感谢不敗的魔術師。可立刻开始阅读了。
      Kelvin

      Delete
    5. 實在不得不再分享多一段劇情:

      「我是要求和總司令官面談,可不記得說過想見你。你只是一個作戰參謀,沒叫你就別多事!」

      老提督的聲音相當激烈。不論是壓迫力或威嚴氣勢,都是霍克遠遠所不及的。

      年輕的參謀雖在一瞬間為之膽怯,而後卻以高姿態回答道:「有關對總司令官申告之事,一切都得經由我傳達,是為了什麼理由而要求面談呢?」

      「沒有對你說的必要。」

      比克古忘了自己的身份而吵了起來。

      「那麼下官不能替你傳達了。」

      「什麼……?」

      「不管地位有多高都必須遵守規定,否則我可以切斷通信。」

      比克古心想:「這不正是你這傢伙故意定下的規定嗎?」但在此時此刻,比古克不得不作出讓步。

      「前線的各艦隊司令官一致要求撤退。有關此事希望求得總司令官的諒解。」

      「想要撒退?」

      霍克准將的嘴唇,正如老提督所預想的,扭曲了起來。

      「楊提督就不必提了,連素有勇敢威名的比克古提督都主張不戰而退,實在令人感到非常意外。」

      「別用那種卑劣的說法!」比克古毫不留情地斥責他。「如果當初你不提出這種無謀的出兵案就沒事了。現在總該對自己的責任有點自知之明才對吧!」

      「如果是下官就不會撤退了,這正是一舉消滅帝國軍的好機會,有什麼好怕的呢?」


      這句態度不遜且不經思考的話,使老提督的雙眼中閃著仿如超新星爆炸時的閃光。

      「是嗎?那麼交換好了。我回到伊謝爾倫,而你就到前線來替我。」

      霍克的嘴唇似乎已經扭曲得不能再扭曲了。

      「請不要說這種不可能的事。」

      「你明知不可能還在這兒說風涼話!而且只會縮在安全的地方大放厥詞。」

      「……你在侮辱下官嗎?「

      「我只是聽夠了你的大話。你要表現自己才能的話,應該要以實績而不是光靠那條油滑的舌頭吧!首先要搞清楚對別人所下的命令自己是否也能做到,你自己來試試看如何?」

      老提督彷彿聽到了霍克那張消瘦的臉的血液被抽乾的聲音。年輕參謀的兩眼失去了焦點,狼狽和恐怖寫在他臉上。鼻孔鼓起,嘴巴扭曲成四邊形,兩手抬起將臉孔從比克古的視線中掩蓋了起來,在這一秒之中響起了不像喘息也不像慘叫的聲音。

      在比克古的視線前,霍克的身影沒入通信屏幕的畫面之下。代之出現的是左來右往的人影,但卻沒有人說明此時發生了什麼事了。


      「他是怎麼了?」

      「這個……」

      站在比克古身旁的副宮克列門提上尉也無法答覆長官的疑問。約二分鐘之久,老提督在屏幕之前等候著。

      不久後,一位身穿白色軍醫制服的壯年男子出現在畫面上.並敬了禮。

      「我是軍醫山村少校。現在霍克准將正在醫務室接受治療中,有關此事由我來做說明。」

      比克古想著,請別再擺什麼架子了。

      「什麼病呢?」

      「轉換性歇斯底里引發的神經性失明。很快就會再恢復視力了,但以後可能會有無數次再發作的機會。起因是精神上引起的,如果不把病因根除的話……」

      「那該如何做呢?」

      「不可以違背他,不可給他挫折感。誰都得遵從他說的話,任何事都得照他的想法去做才行。」

      「……你是認真的嗎?軍醫。」

      「這是由於過度驕縱而養成了自我異常擴大,是幼兒有時會出現的症狀。只有滿足其自我與慾望才是最重要的。因此,要提督您向他賠罪,粉身碎骨地去實行他的作戰計劃,贏得勝利,使他成為讚賞的對象……這樣方能除去他發病的原因。」


      「這可真要謝謝你的好意了。」比克古倒沒有發怒。「為了治好他的歇斯底里症,必須要三千萬以上的士兵們身處死地才行嗎?好大的排場呀!他可會被感動的淚海淹死的。」

      - 《銀河英雄傳說》 黎明篇 第八章 死線

      Delete
    6. 哈哈哈!你真的好介绍啊!这本書真的好睇,已看了第一本的一半有多。好多精彩的段落。以后也可經常回味。
      你引的這段也好精境地描绘咗snowflake现象。作者三十年前就寫出这情节,有意思。
      Kelvin

      Delete
    7. 估唔到中國大陆在99年就以翻译出版咗這套書。不知是否完汁完味呢!有機會會找来對比吓。
      Kelvin

      Delete
    8. 呢本書原來咁精彩... 有時間我會慢慢睇晒. 多謝magician介紹!

      Delete
  29. 「這樣說好了,一般人碰到問題時,都不願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決,他們只期望超人或聖賢的出現,為他們承擔所有的痛苦、困難和義務。魯道夫就抓住人性的這個弱點,伺機而動,一舉成名。你要好好記住:讓獨裁者有機可乘的人,要負比獨裁者本人更多的責任!雖然沉默的旁觀者沒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觀其實與同罪……只是……,你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比這些東西更值得關心的事情上……」

    这段话很令人深思。我们要小心香港现时冒出头来的魯道夫们。 我不会沉默旁觀我会在投票时反对他们。
    Kelvin

    ReplyDelete
    Replies
    1. 當然, Kelvin是理智的一堆.

      Delete
    2. 其實,人的社會就是分配,究竟你受苦還是得益,你自己清楚,新加坡12 ,13年都有印度外勞暴動,不是什麽高尚,民主,理想主義,可以解决,人最基本物質生活是惡劣,民主可以解决?民主只是一場show,你有選擇權,但解决你做人最基本嗎?如何分配才是重點。

      Delete
    3. 12:59

      講得無錯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32&nid=9196

      Delete
    4. 回anonymous: 係. 呢個係重點. 根本不用比較民主好d定係極權好d, 呢類立場或個人喜好比較再討論都浪費時間. 是一個最有效分配的問題.

      Delete
    5. 二哥, 呢篇真係好正: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32&nid=9196

      Delete
    6. 呢篇是很好的歷史回顧
      最鍾意呢句:「民主制度太依賴於人類的美德和睿智,但這兩樣東西,在任何時代都是稀罕物。」
      如果人係唔自私的,共產主義一早成功左

      Delete
    7. 多謝兩位賞識

      我自己都想打篇咁上下既野,搵搵下資料搵到呢篇野差不多盡訴我心中情

      我亦一直懷疑美國背後只有一批話事人,民主共和兩黨只是演員,比全世界人以美國為例誤會民主左=經濟會發達埋

      種下其他國度因推行民主令到兩極化發生甚至內亂好讓美國方便佔資源或剪羊毛

      Delete
    8. 最鍾意呢句:「民主制度太依賴於人類的美德和睿智,但這兩樣東西,在任何時代都是稀罕物。」 ------ 我都中意呢個, 呢類理想主義, 香港地好多人buy

      Delete
    9. 我亦一直懷疑美國背後只有一批話事人,民主共和兩黨只是演員, -------

      一直都係, 有知識的美國人都知呢個制度係好虛假, 但正如我文中所說, 人都是為了生活而已. 只要生活還是可以, 是不會強求什麼大改變的.


      --------------------------------------------


      種下其他國度因推行民主令到兩極化發生甚至內亂 -------------當然, 根本有一些國家或地區, 因為歷史文化關係, 根本不合適用民主制. 好像中東, 阿拉伯人是深明這道理, 沒有一個人提到democracy. 什至更多人問, 為什麼我們需要民主?

      Delete
  30. 成班老野圍爐, 知唔知醜. 望下國內外城市有幾進步先喇. 仲剩係識諗香港小康生活收息收租. 香港再俾你地班老野guide住就真係死緊. 班文盲差佬就拎人工買樓收租. 有料既香港人就往外地跑, 有idea都唔會係香港攪喇, 軟硬件都咁差, 又貴租又貴人工, 仲要d人又唔係有實力. 要做實業都唔係香港喇,軟件: 政府唔中唔英, 直接入中國(high risk high return/ 西方國家low risk low return). 硬件: d香港人又貴又無料. 多得上個十幾年香港班官lead都成班老野只係識收息收租. 下個十年, 無trading, 無創新, 無民主, 只得黨法. 睇你香港仲有無gdp頂得住香港小康生活收息收租.
    廣州香港生意人字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其實我唔知你回應d咩, 呢度既回應有很多不同人既意見. 而我都唔係住係香港好多年了... 我都唔係老野(我估我後生過你), 我從來唔太鼓勵人只識收息收租. 如果你有跟呢個blog就知.. 只識收息收租應該係一大堆出書開講座既blogger. 我唔係同佢地同一個爐的...


      不過我好認同你., 係超同意.
      (1) 直接入中國(high risk high return/ 西方國家low risk low return
      (2) 下個十年, 無trading, 無創新, 無民主, 只得黨法. 睇你香港仲有無gdp頂得住香港小康生活收息收租.


      Delete
  31. 人不在香港 心仍繫香港
    謝謝發聲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冇咁有道德呢, 但社會出現歪理, 這個blog是我主場, 當然要說出來

      Delete
  32. 其實已經冇咩好嘈。

    我好認同本文既觀點,好佩服Joseph兄同魔術師不停咁同人解釋實況,可惜睇得通透既人只係佔好少數。講到底,政治立場係非常具有個人偏好性,有時唔係D人唔明白,而係情感上唔想明白...總之係情感上唔中意個政權/政府,無論做咩佢地都睇唔順眼。

    你同佢地分析政局民生,佢地表面上扮下野同你傾到頭頭是道,轉個頭又講返去佢個政治立場度,最後大家都覺得對方比人洗左腦。

    政治/宗教真係好奇怪既野,唔同立場既人永遠傾唔埋,因為呢兩樣野會曝露出一個人既深層價值觀,簡單D黎講係理想主義同現實主義既分別,有D人接受唔到現實既殘酷,唔願意相信人性本惡,根本唔會存在民主既烏托邦,你夾硬要叫醒佢地,佢地梗係唔中意,而冇辦法面對殘酷既人多數都係比較情感導向既,所以即使事實擺在眼前佢地都會當睇唔到,就好似上面一有點出真相既留言,佢地就唔去回應或者扯去講第D一樣。

    而情感豐富既人大多唔會真心中意研究歷史同政制,因為悶,佢地比較喜歡人民情懷。長期就造成佢地腦內相關資訊嚴重不足,咁判斷當然會同現實情況有偏差。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同佢地分析政局民生,佢地表面上扮下野同你傾到頭頭是道,轉個頭又講返去佢個政治立場度,最後大家都覺得對方比人洗左腦。 ------------------
      係, 人既慣性係咁, 永遠覺得自己既立場同相信既野係正確. 所以講番投資, 我覺得成功投資者唔係預測能力高人一等, 而係識辨別主觀想法與客觀事實, 從而不停修正自己既看法. 談何容易..



      ------------------------------------------------------

      佢地比較喜歡人民情懷。長期就造成佢地腦內相關資訊嚴重不足, --------- 現在社會反智原因就係咁, 很多人從前有機會都會去看書, 或有一些網站都有很好的知識可學習, 現在的人不是打機, 便是不停用社交媒體圍爐取暖. 做成腦內沒有知識, 只有個人情感忬發.

      Delete
    2. 總之係情感上唔中意個政權/政府,無論做咩佢地都睇唔順眼。 --------------所以我係避免討論這一些不能理智討論既話題, 所以將來都係避免寫呢類文, 用太多時間了.

      Delete
    3. 在的人不是打機, 便是不停用社交媒體圍爐取暖. 做成腦內沒有知識, 只有個人情感忬發.

      ==================================================

      已經進左入「烏合之眾」既境界,可以YOUTUBE SEARCH下「烏合之眾」呢本書既講解視頻或自己睇睇呢本書

      不過呢本書唔係科學研究(亦都唔太可能做到呢種研究),係作者係法國中革命親身經歷,同香港現在何其相似

      Delete
  33. 今次事件,香港大律師公會、律師公會、高院大法官、終院大法官,由6.12事件至今,去了那裡?!完全變了啞巴!?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有大大大律師梁家傑先生發聲, 佢話暴力係可以解決問題. 冇其他法官或律師公會澄清.

      哈, 大家都知係咩事. 將暴力合法合理化. 有大大大律師或其他法官做護身符. 唔怕.

      Delete
  34. Joseph,

    好文章,完全贊同你的觀點!精彩!
    仲有一樣,全部民主派大佬、激進牧師神父,竟然冇人願意和暴力份子切割,不如就清楚講,佢地要革命啦!

    Kenny

    ReplyDelete
    Replies
    1. 仲有每次出來「和平遊行」的數十萬「民意授權」呢!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