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0, 2017

中央宏觀調控會否出事?

經濟學是社會科學跟純科學如數學物理化學完全不一樣在這門學科中大多數的所謂理論只適用於有限的特殊情況將一個從特定環境引申出來的理論應用於條件不一樣的情況只會錯漏百出

經濟學盡其量只能說是一門偽科學(pseudoscience)跟真正擁有邏輯嚴謹性的數學與物理相距太遠

在個人自學的一些經濟學知識中大概只有一個鐵膽理論似乎經得起時間的考驗這個理論的正確名稱已忘了但概念大概如下: 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推行以下三項政策
(1) 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
(2) 開放的資本帳
(3) 固定匯率

如果某國堅持同時推行三項政府只會失敗收場當然現實中可能出現的情況是表面上暫時看似完全沒有問題皆因沒有人可以準確預測失敗發生的時間

換另一個角度把現實中發生的情況代入它們的角色一個國家C另一個國家A國家C為了推行經濟增長把利率從5%下調至4%同一時間國家C的主要貿易伙伴---國家A---的利率是5%為了增加外資國家C維持一個開放的資本帳同時間為了增加對國家A的出口貿易國家C把自身貨幣的匯率與國家A的貨幣掛鉤而這個固定的匯率是不尋常的低用來增加出口

在這個情況下國家C正在同時推行三項政策:
(1)  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 (自設利率自行把利率調低至4%)
(2)  開放的資本帳 (資金自出自入)
(3) 固定匯率 (跟國家A的貨幣掛鉤)

聰明的投資者看到一個套利的機會從國家C借錢存放到國家A的帳戶收息套取息差如此一來為了應付投資者對本地貨幣借貸的需求與境外投資國家C唯有印更多的本地貨幣同時間賣出一部分外匯儲備國家C央行的此動作令本地貨幣值受壓本地會出現通脹

假如國家C依然緊持三項政策同時推行會出現什麼結果? 

一個可能性: 央行用盡外匯儲備唯有脫離固定匯率匯率浮動導致本地貨幣大幅度貶值

另一個可能性: 央行眼見外匯儲備急速減少唯有改變政策封鎖開放式資本帳禁止資本自出自入

另一個可能性: 央行大印貨幣的情況下令本地出現急速通脹迫於無奈下唯有重新把利率提升

當然三個可能性可同時發生無論如何國家C都不可能一直推行三項政策現實世界中國家C是什麼國家? 國家A是什麼國家? 大家心照不宣吧

國家C自行設定央行利率把貨幣匯率固定在一個波動極細的範圍同時間打算慢慢把資本帳完全開放即是三項政策同時推行我們姑且看看國家C能否打破經濟學中這個鐵膽理論政策順利實施而不會出現任何危機了

個人主觀相信大政府人手操作無論如何都敵不過市場自行運作機制金融大混亂在所難免

2015年8月與12月人民幣只是突然出現小幅度貶值連鎖反應下足以令全球股市大亂美股道指更下跌10%以上比起真正的金融亂局只是小兒科罷了


Friday, October 13, 2017

迪拜趣聞(一): 為什麼香港人不會笑?

跟本地人的談話自然會談到旅遊這個話題上事實上在本地人眼中香港是亞洲其中一個最值得去的地方本地阿拉伯人本身是沙漠上的遊牧民族對書本上的知識或各地的深厚歷史或藝術等興趣不大認識不深最喜歡的似終是吃與玩認真的學術經濟或科學討論不是他們的專長

有一次傾談還是挺有趣的有一個本地阿拉伯朋友年齡與我相若數年前的一個暑假他跟朋友去香港玩樂一番他說很奇怪我發現了一個現象街上看見的本土香港人全都是臉無表情很難看得見笑臉

聽完後我自覺他對香港的印象與眾不同也有他的道理迪拜與香港比較一番在這裡走在街上跟不同的人種相遇特別是南亞人或菲律賓人即使不認識他跟他們微笑點頭打個招呼他們自然會回應當然我剛到此地時不懂本土文化從前什少跟中東附近國家的人接觸所以剛到步在地鐵車廂內或街邊看到一些工人清道夫等我當然不認識他們但他們會主動微笑點頭打招呼,我也不懂得如何回應他們

在香港? 如果走在街上突然跟一個陌生人微笑打招呼應該會給人認定是一個神經漢吧? 何來一個微笑點頭的回應?  

當然這是不同社會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表現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旁觀比較不同地方的社會現象體會到一些有趣的地方個人感覺上身在東亞地區如中港台韓國等等東亞人在社會上的表現比較拘謹自然反映在社會風氣上樂天派民族如菲律賓人或印巴人等等平時便喜歡人多熱鬧多說話即使跟陌生人一起都自然會展示出來

說起菲律賓再一次發現一個有趣現象在香港的菲律賓人走在街上跟本土香港人一樣平時已收起笑臉. 在迪拜的菲律賓人便不一樣了經常看到他們一大伙人一起去餐廳或玩樂同一個國家的人住在香港或住在迪拜差別已經可以很大(有關迪拜菲律賓人的討論可看: 靚賓妹  一文)

有一次跟一個住在迪拜很多年的香港朋友一起晚飯途中她聽到鄰座正在探討前往某一個建築物的正確方向熟悉迪拜的她便主動發聲向他們解釋所有可行的方向也答應他們如果他們晚上有需要的話可以開車帶他們去事後討論她解釋: 我見佢地係外國人先會咁主動幫忙你都知啦如果係香港人佢地保護意識好重會第一時間懷疑你有所企圖香港人的話我肯定不會出口幫忙的

保護意識也可以看成是在陌生環境的危機意識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讀吧但現在回看在迪拜機緣巧合下認識了一對人生的知己好友如何認識他們沒必要詳述細節但如果當時的我也抱有香港人的保護意識相信已錯過了認識這兩個知己的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