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4, 2022

港股記錄 (2022年6月)

本季度環球市況依然十分波動。近三個月可說的話題其實很多,但盡量長話短說吧。幣市崩盤,不少炒幣高手損手。一些美國韓國炒幣專家輸得一敗塗地,整個幣市中好像損失了數千億美元?

幸好中國國內早已於去年禁幣炒賣,否則的話,根據國人的好賭特性,現在國內輸清光的狀況應比其他地區嚴重十倍。有時真的只能說一物治一物,外人可能永不理解國策,但有些政策真的是為國情訂定。

除了幣神外,不少美股股神好像消失了,何解? 原因顯而易見便不多說。這是股市規律的一部分,周期循環不息,數年後依然會出現一堆股神,但到時可能換成新一代2000後股神。

現在市場上一大堆類似的資訊,如加息縮表,通脹等,還有戰爭或疫情等,我便不多說了。即使是經濟衰退,也沒什麼大不了,經濟有起有跌,本是規律的一部分,沒什麼需要多說。

最令人擔憂的,是系統突變產生的變數。美國先快速加息,然後歐洲與其他地區也會慢慢把加息節奏加快,環球金融體系從未試過經歷這狀況,當中會產生的變數很難預測。

唯一比較肯定的,是未來一段不短的時間內,環球通脹 (特別是西方國家) 率會比過去30至40年明顯有所提高,這是供應鏈重組,去全球化,發展新能源而不顧傳統能源,必要付出的代價。

過去十年間,美國利率接近零,美國的金融高手利用financial engineering去提高股價。企業高管眼見借貸接近零成本,大額借貸跟著回購,不用做任何研發或提升公司生產力的狀況下,公司回購後股數變少,變相EPS等數據更好看,雖然公司負債率大幅提升,但由於借貸沒什麼代價,市場也不會理會什麼負債率了。不少公司經過數年的操作,數據好看,股價自然不停上升。未來數年,這金融遊戲應不能持續下去。息率大增的情況下,負債過高的公司會否資不抵債?姑且看看市場如何發展。市場現在重新重視回歸基本公司因素,減少幻想與美夢。投資者應去適應這過程。

----------------------------------------------------------------

相對外圍,港股的狀況反而較好,雖然我個人在本季基本上沒有進帳。

如香港公司的話,我個人傾向選疫情後生意明顯復甦的公司,如完美醫療 (必瘦站)。

如內地企業港股的話,現在很多行業都活得不容易。我自己依然看好油股,需求不易預測,但供應是受限的。油價即使下跌至70-80元一桶,國企油企依然活得很滋潤。底線是高股息回報基本上已確定。這是底線思維。

投資傳統能源,最希望是油價穩站在70-80美元一桶的區間。但環球政經局勢徹底破壞這個可能性。現在最怕油價過高,致使需求大跌。

暫時去看,個人想法偏樂觀 (需求可能出現微跌,但供應受限下,價格維持高位)。下半年不排除會適量減持一點,平衡一下組合結構。

受惠俄烏戰爭的行業,是油運與天然氣船運。這個板塊確定性高,所以我早陣子已把中遠海控換成中船租賃了。中船租賃沒多大爆發力,成交少,但這類生意就是穩,單是本年度的業績增長,加上持續股息增長,回報應會不錯。6月底回看這個交易,暫時是正確的。中遠的集運行業高峰應已過去。

有公用性質,同時與新能源相關有增長空間的板塊如電力股;另外,近一年大跌的板塊如物管,只要母公司可以存活下去,加上擁有強勁外拓能力,也是我的選擇。

我暫時還沒買進消費類或科技股或製造業,主要原因當然是內地經濟復甦依然不太好,海外消費需求下跌也有影響。投資never say never,嘗試了解與學習他們的生意模式雖然現在不是買進的時間,但先弄懂一些東西,把好的目標放進觀察名單,下半年應還會出現買進的時點。

近一個月的科技與消費股中,升幅可觀的不少。投資中,沒有一個操作體系可賺盡所有回報。我對自己的體下溜走的機會覺得可惜 (如2020年中的中國神華或中遠海控我在2020年底買中遠,明顯遲了太多)但我對錯過自己體系外的機會,不會感到可惜。

本季度,已賣走宏利,換入天能動力。宏利股價表現惡劣,到現在我依然不懂原因。本來上季買進此股,單純是因為眼見西方國家會加快升息,老牌保險宏利總應受惠吧? 豈料股價表現很差。我本人其實很少接觸金融股,它們的生意細節不易看懂。在不明原因股價表現不行,當然是認輸止蝕換馬。

天能動力是本人的愛股之一。此公司的主要利潤源自老土的鉛酸電池,雖然已壟斷市場但它已不是增長行業。公司近兩三年在鋰電發力,但暫時只見投資巨額,卻沒什麼實質利潤。去年眼見公司成本大增,利潤大跌,唯有暫時退出。

內地人說公司產品自去年年底加價,把成本轉到消費者身上。而現在內地經濟轉差的狀況下,基層人民會降維消費,不買高質鋰電兩輪或三輪車,只會駕鉛酸電池平價二輪車。基本上由於消費者都是鄉城的基層人民,經濟差公司業務反而受惠。談概念的話,公司還有鋰電,儲能與回收業務。前兩者我沒什麼大希望,後者的話,大量廢電池會影響政府的環保工作,我估計政府會推出政策管治促進回收電池發展。這會有利天能提升回收業務的利潤率。

----------------------------------------------------------------

本季度的交易不多:

4月初賣出約三分一綠城管理的股票止賺,把資金增持康哲與濱江服務。4月底,在同行中換馬,把中遠換成中船租賃。5月中減持了一點百富環球,加碼在中船身上。6月,把宏利換成天能動力。

----------------------------------------------------------------

本年度港股倉回報: 約+7%。

持股如下(由重倉成員至小成員,按重量排名):

中海油
中信資源
康哲藥業
濱江服務
中國船舶租賃
華潤電力
綠城管理控股
天能動力
百富環球
其他 (倉位3%以下的小成員: 星盛商管, 華領醫藥B蒙古焦煤)

----------------------------------------------------------------

Saturday, June 25, 2022

行業變化急速

美國零售巨頭Target的CEO最近發表言論,發表對物價上漲與公司狀況的憂慮。詳情可看此則新聞 

根據他的說法,最大問題是庫存踏入歷史新高。他同時表示,公司目標是通過提供折扣增加銷售、取消訂單和更仔細地審視費用來削減庫存。

雖然沒有投資(炒)美股,但個人不時都會閱讀一些大型上市公司發表的報告,或對經濟的展望等等。環球經濟息息相關,特別是美國進口商或零售類業務,跟全球供應鏈,與中國出口數字有密切關係。閱讀美企高管的展望,其實是想從中找到間接跟港股有關的信息。

整理一下巨型零售商如Target, Walmart的資料,大概可看到一個行業變化:

情前的環球船運,行內競爭格局已定,數個龍頭壟斷行業。成本與船隻供需因應市場需求調節,大抵都在成本最優化的穩定階段。

疫情出現,如平時的船運行情是第一站是國家A,二站是B,三站是C等等。一旦國家A嚴格封城,貨運船唯有取消這站,一個月後這船已到達數千公里外的國家,國家A解封後,其貨品進出口卻需要額外船隻,如此類推。由於不同國家情爆發期不同,應對手段不同,令船的行情更混亂。

整個行業效率變低,船隻供應不能馬上增加的情況下,集運與干散貨船都是跟民用品有關的行業,突然出現供不應求,令運費大大提高。

當中也有催化劑,如美國政府大量派錢,人們在家中工作與生活的時間大幅增加,同時集中消費在電子產品或家電等,這個變化衍生出對進口貨的需求,變相拉緊供應鏈。

站在零售與進口商的方向去看,銷售數字大幅提升,同時間物流費用一直急升,當然是馬上增加訂單,提前下訂,增加庫存準備。這也是拉緊供應鏈的因素。

時至今日,疫情還未完結,但環球局勢出現新的變化。由於西方國家通脹急升,美國Fed加息提速的情況下,有一些東西即使不看新聞,單用常識與人性都可粗略理解的。

假如一個普通美國家庭,正在供樓的階段,樓按利息由3%增至6%,跟著平時出行的油費,家用的電費都在增加,連帶食物都開始漲價的話,對其他產品(如電子消費品,家電,或日常娛樂用商品)的需求肯定出現急降。

在此狀況下,原本疫情時備貨充足的零售商,當然需要馬上應對這個變化。銷售下降便減價促銷,庫存太多,所以本年根本不用提前下單,或訂單至少減半。對海外進口貨需求急速減少,變相船運與物流的需求也減少。看看最近集裝船和干散船的運價,大概已反映這個狀況。

同時間,不少船運公司在去年建造的新船,應會在未來一兩年慢慢建成,船隻增多,但需求沒有同步跟上,這行業未來一兩年的前景如何,不難想像。

船運是重資產長周期行業。疫情的出現更加劇行業高低潮的波動。業內人士不易應對,股市投資者應對這種不穩定性,也不容易。

唯一比較好做的,大概是能源相關的船運,如成品油船或天然氣船,但這一些行情突然向好,只是因為俄烏戰爭驅動,戰爭如何發展下去,很難預測。西方國家因為自身通脹惡化,減少對烏方的支持,促成雙方停火和談,也不是完全沒可能的。雙方停戰的話,能源相關的船運行情可能出現新的變化。

總體而言,現在全球政經狀況身在異常時期,宏觀因素可突發影響不同行業,對股市投資者十分困難。

發達國人民消費力下降,更不用提到通脹情況更嚴重的歐洲區。為了促銷,商人可能會減低售價,但人力成本,能源成本等沒有出現下降,即商人做生意更難。

人的消費需求可以出現持續下降的,但一些基本物價如食物或能源卻因供應受限而維持高企。大概是一個滯漲的狀況。



Monday, June 13, 2022

歐洲動態:一個邏輯問題

印度外交部長上周五在 GLOBSEC 論壇上為印度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進行了辯護,稱需要公平

購買俄羅斯天然氣不是為戰爭提供資金嗎?只有印度的資金和石油流入印度為戰爭提供資金,但天然氣流入歐洲卻沒有為戰爭提供資金?讓我們在這裡公平一點,外交部長 S. Jaishankar 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外交政策年度會議上說。

歐洲必須擺脫這樣的心態,即歐洲的問題是世界的問題,但世界的問題不是歐洲的問題,他補充說。

以上節錄於印度外長訪問歐洲時的說話(可按這連結

或可看這片:




-------------------------------------------------------------------

這段說話點出一個邏輯問題:維持與俄羅斯的經貿關係,便是為戰爭提供資金根據這個邏輯,歐洲才是支助戰爭的最大金主。

單是歐洲從俄羅斯輸入天然氣,為俄羅斯帶來收入約一天四億美元。這還未計算歐洲輸入原油,為俄羅斯帶來一天億元計金額。

數據顯示,近兩月,印度月均買進2500萬桶原油,價格比市場價低30美元一桶,則70美元左右。即是說,印度原油資金為俄羅斯帶來月均17.5億美元收入,則日均0.6億美元。

簡單的數字比較,便知道誰才是戰爭幕後最大金主。

若要計數的話,歐洲與俄羅斯的經貿交易總額,是中俄的經貿交易額的數倍。更不用說俄羅斯與中東,或俄羅斯與非洲的經貿交易了。

「一些國家跟俄羅斯保持經貿來往,便是為戰爭提供資金。這個邏輯出自歐洲人口中,是否有點可笑?

當然,踏入社會低智全球化的年代,接受歐洲人口中這套邏輯的人 (即中國印度等發展中國家與俄羅斯保持關係,便是為侵略者提供資金),數量應不少。在社交媒體佔據人們生活的年代,做人,最重要是足夠低智,便很容易找到共鳴與認同感。

-----------------------------------------------------------------

題外話:

自從俄烏戰爭開始,整個事件在印度引起高度注意。本來,美國日本等國家意圖深化與印度的政經關係,作為反中的一步好棋。印中有邊界糾紛,印度不少人對中國的印象相當負面。這步棋對印度引進外資,增強工業發展也有好處。經濟上追上或超越中國,更是不少印人樂見的。(在印度人眼中,印度是世界大國,世界不容輕視。)

自從戰爭開始,印度坊間討論出現變化。特別是西方國家不停施壓,希望印度降低跟俄羅斯的關係。

這便需要回顧歷史。印巴在70年代出現戰爭,在冷戰背景下,當時中國與美國站在巴基斯坦一方,前蘇聯站在印度一方。時至今日,印巴依然有邊界糾紛,印巴平民間關係敵對。所有印巴人都記得這段歷史。

對於印度人而言,前蘇聯在國家危機時的援助與盟友關係,遠超與其他國家的關係,這當然包括與世界霸主美國的友好關係。

對於巴基斯坦人而言,看到中國人,馬上會友好地微笑與握手,說中巴是好兄弟。反而,雖然當年得到美國的幫助對抗印度,巴人對美國形象十分負面,可算是最反美的國家之一。這當然也有歷史原因,在此不詳述了。

回到正題,現在歐美施壓印度與俄羅斯的關係,引起坊間激烈反彈。

「我們不是歐美控制的國家,不會聽他們的指揮!

「俄羅斯永遠是印度的盟友。

以上的一切,是我從印巴同事與朋友間親身見聞。當然不是看一些主流媒體便自以為懂得一切的一堆人可以比較

過去兩年,印度坊間與媒體出現一種聲音,依賴西方國家的資本,一起對抗敵人中國。近數月,風向出現變化。印度不是西方附庸國這話,在懷有大國主義的印人心理引發迴響。現在坊間與媒體的說法是,印度獨立於西方國家,為了自身利益發展,應加強與俄羅斯和亞洲鄰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間的經貿連繫。

印度是民主制度國家,為了選票與政界前途,政客們在外交上的取態,必然不會忽視平民們的聲音。

在網上社交媒體,不難找到來自印度一大堆挺俄的鍵盤戰士。

Friday, June 3, 2022

一些最近留意的股票

 記錄一下近期看過的股票。

-------------------------------------------------------------------------

中國船舶租賃3877,焦點如下:

(1) 全球領先的船舶租賃公司之一,為全球的船舶貿易商、貨主、貿易商提供定制及靈活的船舶租賃解決方案。

(2) 公司核心業務為提供租賃服務,而租賃服務主要集中在船舶租賃,並提供融資租賃及經營租賃選項。

(3) 租賃業務屬較穩定的業務,一般都是簽長約,預先確定租金價格兩年前全球疲情爆發,同行如中遠,太平洋航運,主要經營集裝箱航運,散貨航運等航運價格暴漲,近兩年它們出現暴利。但租賃為主的這公司,因為長約多早與客戶簽下,利潤沒有如它們般爆發。

(4) 公司在2020年行業低潮時,逆市大力投資造船,增大自營船隊的規模,反映管理層的眼光。現在全球船舶不足,新造船成本大漲。 單是造船首付按金也大漲。公司在低潮時低成本建船舶,現售價已遠高出帳上的資產值。公司真實資產值遠高於帳上的資產值。

(5) 自營新船舶陸續下水,現價計的租約,相比起從前舊的長約,增幅倍升不止。由於新船規模大,這方面是公司未來一兩年業績彈性最大的地方。

(6) 按合同金額計,海上清潔能源裝備、液貨船、散貨船、集裝箱船、特種船分別佔比41.4%、22.5%、16.2%、10.1%、9.8%。公司不少的業務,跟油輪與天然氣輪的行情有關。過去兩年這兩個行業的景氣遠遠比不上集裝箱或散貨的行情。

(7) 本年度出現俄烏戰爭,令油輪與天然氣輪行業出現變化。一些本應出發歐洲的船隻,由於制裁令的實施,突然不能成行,轉向亞洲地區。而本來可能在美洲的船隻,由於歐洲買家出高價,變相行走半個地球到達歐洲。即是說,能源相關船隻供應穩定的狀況下,船隻行情拖長,船運效率變低,船運成本大增,能源相關船舶租賃與經營者受益巨大,成了躺著穩賺的生意。單是本年,油輪租賃價格倍升不止。

(8) 其餘的散貨船,集裝船,運價依然高企。

(9) 本年首季度,營業額與純利增加超過六成。公司指,主要是受益於自營散貨船,與油輪船的高景氣。

(10) 公司自2019年上市後,派息比率維持在四成以上。純利數年都出現雙位數增長。現價計,股息至少6%。

Friday, May 20, 2022

生活點滴: 從國葬說起

最近一周, 阿聯酋總統Khalifa bin Zayed (哈利法)病逝,終年73歲。政府馬上宣佈全國放假三天,四十天悼念默哀期。對於這位剛離世的哈利法總統,坊間所知不多。 

最有名的,應是身在杜拜的世界第一高樓: 哈利法塔。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在杜拜,很多在建工程資金斷裂,出現不少爛尾工程,債台高築的杜拜金融業受極大影響。連在建中的杜拜第一高樓都出現爛尾危機。杜拜政府在沒有其他方法的情況下,找尋阿布達比皇室的幫助。

最後,在阿布達比皇室的一大輪注資下,杜拜總算渡過債務危機。第一高樓順利完成,但冠名權落在阿布達比皇室的手中。所以,這第一高塔便以總統的名字: 哈利法為名。  從此,這叫哈利法塔。 

(註: 阿聯酋有7個酋長國。最有名的當然是杜拜。但要數財雄勢大,當然是Abu Dhabi阿布達比,國家超過80%的石油資產都身在阿布達比。在這國家身居要職的,不少都來自阿布達比皇室,或當地的權貴。)

約在十年前左右,哈利法總統因為突發中風,經過大手術後,身體狀況已大不如前,也絕少在公開場合露面。近10年的國家要務由其弟Mohammed bin Zayed打理。他也是阿布達比皇儲。

下圖前排左邊是剛離世的哈利法,右邊是其弟Mohammed bin Zayed。 

身為君主制國家,跟古時中國制度不同,阿拉伯皇室都有把皇位傳給同輩兄弟的慣例。哈利法總統逝世後,權力順利交接, 阿布達比皇儲接替哥哥的職位,成為新任國家總統。

在伊斯蘭文化中,生前不論是達官貴人,抑或是草根市民,離世後的葬禮都必須從簡,即使是國王的葬禮,都沒有任何金碧輝煌的排場。 

葬依然是主流。在坊間公間的照片中,可看到有關哈利法總統的葬禮。整個舖排都十分簡單節儉。



----------------------------------------------------------------------

世界局勢變幻無常,今年更出現俄烏戰爭。全球供應鏈出現嚴重問題,供應受阻下,通脹升溫。大宗商品如石油天然氣的價格更是身在多年高位。 

油價急升,外界注意力集中在中東產油國身上。在OPEC+的成員國中,只有沙地與阿聯酋還有額外增產的空間。但由於環球經濟復甦不穩定,兩國堅持按步就班的增產行動。 

2月24日俄烏戰爭爆發,西方美歐為首的國家對俄羅斯經濟制裁,全方位杯葛等等。 

OPEC+的月度會議中,沒有提及戰爭,沒有提及任何杯葛俄羅斯的行動。  沙地與阿聯酋能源部表示,與俄羅斯的經貿關係如常,OPEC+國家成員間的合作不涉及任何政治因素.

4月,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訪問沙地與阿聯酋,他的目的,路人皆見。他的到訪沒有任何成效,兩國保持原來立場,表明不會因為政治因素額外增產。拜登政府曾致電協商,也沒有帶來預期效果。

對於歐美國家有人意圖把通脹失控的責任推到OPEC+成員國, 阿聯酋能源部發言人Suhail al-Mazrouei的回應是:

「我們無法控制的東西導致了不平衡, 烏克蘭危機是歐洲與俄羅斯間的問題,OPEC+把政治因素排除在討論議題外。」 

「價格極端波動不是因為供求關係,而是因為有些人不想購買某些原油,交易者從一個市場轉移到另一個市場需要時間。」

這說法是暗示有一些國家不去購買俄羅斯的原油,對供應鏈造成干擾,致使價格上升。

「無論背後的動機如何,試圖抵制某些原油的想法都是有風險的。」

------------------------------------------------------------------------

在地緣局勢緊張的當下,阿聯酋身為產油國的主力成員之一,在國際上顯得更有份量。哈利法總統逝世後,數十國政要到來慰問。同時向新任總統打招呼,意圖打好關係。

法國總理馬克龍,英國首相等等當然會前來慰問示好,而美國拜登政府更擺出明星陣容到訪,成員有:副總統Kamala Harris,國務卿Anthony Blinken,中央情報局局長William Burns,國防部長Lloyd Austin,還有John Kerry與其他高官等。外界形容,拜登想跟阿聯酋重新打好關係,希望在地緣角力拉攏對方的支持。

當然,有求於人時便擺好架勢示好,這是國際常識。

若沒有利益驅動的前提下,伊斯蘭教的國家們在歐美統治精英眼中,其實只是下等民族,棋子自然可隨時放棄,看得不順眼時,什至可策動推翻當地政權。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如阿聯酋這類新興國家,統治班子不是傻的,任何國策都是根據國家利益而定,不會任由西方國家指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