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8, 2015

淺談油價(四)

(前三回提要: 第一回 , 第二回 , 第三回 )

展望2016年,供應持續過剩,能源價格偏低已慢慢形成一個新的常態。 在這個大環境下,新的能源項目不可能得到銀行融資,巨無霸能源企業大幅削減資本開支。 而捱不住的企業不是停產,便要破產。



跟能源有關的垃圾債或高息債的風險問題,應該會在來年慢慢浮上水面。現階段很難估計這企業債問題是否可控。 回看當年的美國次按危機,由2007年初問題初現,到2008年底演變成完美風暴,歷時大概18至24個月。 小弟相信若同等規模,什至更大規模的問題也需要一段時間才會演變成大風暴。

股市方面,能源價格暴跌期已過,2016年再暴跌的機會不大。 現階段雖然不能估底,但小弟樂觀推測,由於高成本的能源企業慢慢停產,而它們未來數年也沒可能得到融資去增加供應,OPEC有足夠理由慢慢減少供應以對油價造成支持。 所以油價在2016年出現低位反彈的機會不低,這可算是對能源股一個很重要的投機因素,哈哈。

根據小弟過去數年對殘股或不景氣行業的觀察,當暴跌期過後,壞消息盡出的情況下,市場會對這一些 垃圾 不存希望。 只要相關公司或行業沒有更多的壞消息出現,股價大多出現可觀的反彈。  (注意:我不是指行業已過了低潮或突然出現利好消息,而是行業只需要不再出現壞消息便可。)

油價的高低足以左右全球的政治經濟格局的發展。 除了潛在的企業債問題,中東產油大國的發展也值得關注。 為了減慢外匯儲備流失的速度,他們會否選擇把貨幣與美元脫鉤? 

跟美元脫鉤,基本上是嘗試把油價與美元脫離關係,肯定會直接損害美元霸權的地位。 回顧過去數年,伊拉克與利比亞的當權者先後嘗試跟美元脫離關係,直接或間接導致美國把他們連根拔起。 

此政治風險極大的決定當然只會在極端的情況才會出現,但在全球政局動盪不穩的年代,有什麼不可能發生?


4 comments:

  1. 我喜歡看了一個週期的起沒。

    ReplyDelete
  2. 一個FBI, 一個CIA
    再加強武在後
    要動美國(富人)的根基是非常之有難度的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除非俄,中國, 中東佬同時發動攻勢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