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7, 2017

另類投資: 水 (下篇)

上回提要: 另類投資: 水 (上篇)

即使不論水份對人體的重要性水源是大自然生態環境的重要部份所有動植物都需要水人類所需的食物無論是蔬果或是肉類它們本身都需要水份才可以成長水是農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看看人類的歷史便略知一二最早期的古人類文明來自現今埃及的尼羅河沿岸我們的中華文明數千年歷史中長江黃河附近出現了大大小小的歷史名城事實上在中國歷史中治水或水利工程一直都是歷代皇朝或現今社會的重點數千年歷史的大小事件當中有一些隨機性巧合地出現同時間卻有一定的必然性古人類文明從未出現在一些毫無自然水源供應的地區這當然不是純粹巧合

若果發達國家的人們自以為自來水是隨手可得大概是大錯特錯不計一些突如其來的氣候變化如多年乾燥的氣候帶來旱災大國如美國根據土木工程學會的推算由於供水的基建已老化到了2020年有關的基建與維修費用與政府的現有支出比較會有一個高達840億美元的資金缺口而另一大國中國政府不停推出大量污水管理的計劃事出必有因原因當然不用多說

其實仔細分析一下水的重要性無處不在即使是石油能源中現在傳媒不停提到的頁岩氣當中提取的技術英文叫hydraulic fracking本身便需要利用大量的水當中已用的水量中有80%是不可以循環再用(註: 簡單一個例子便可看到世界上沒有完全免費的能源或技術若世上出現了一種所謂環保不污染環境的新能源從表面上看或許不會污染環境但同一時間新能源的供應或提取技術或輸送技術都必然會大增另一類資源的需求可能是水份可能是其他稀有金屬Anywaythere is no free lunch. )

水不是一種可在交易場所交易的商品對水的投資唯有間接去投資跟水有關的東西上回提到我們散戶可買一些有關水利工程或輸送的基建設施或供水專利公司的上市公司的股票或美國交易所的有關ETF

除此之外價值投資者Michael Burry (2007-2008年美國次按危機他看準了時機利用沽空的操作穫利而 「一戰成名」上年一套名為Big Short的電影他便是戲中其中一個主角可看: Michael Burry 的傳奇故事 一文) 近年極為低調但在2015年一次與NY Magazine的訪問中透露了自己正關注於跟水有關的投資下文節錄他的看法:

Transporting water is impractical for both political and physical reasons, so buying up water rights did not make a lot of sense to me… What became clear to me is that food is the way to invest in water. That is, grow food in water-rich areas and transport it for sale in water-poor areas. This is the method for redistributing water that is least contentious, and ultimately it can be profitable, which will ensure that this redistribution is sustainable. A bottle of wine takes over 400 bottles of water to produce — the water embedded in food is what I found interesting.

簡單而言他投資於水源充足的農地上看好此類投資的長線價值身為小散戶當然不能直接買下農地退而求其次美國交易所的農地ETF/REIT我個人是有一些興趣的但當中選擇不少自然需要更多的時間研究

8 comments:

  1. 到時向Joseph兄伸下手🙋

    ReplyDelete
  2. 呢個用農地投資水既概念幾有趣 :)

    ReplyDelete
    Replies
    1. 所以有時要用另一個角度看同一個問題.

      Delete
  3. 這個思路很不錯。直接投資供水公司未必是一個好選擇,因為關乎民生,政府不可能不實行價格管制,這就跟投資一般的公用股沒什麼大分別。

    ReplyDelete
    Replies
    1. yes! 這個思路其實行得通, 根本不計頁岩氣, 連最普通既紅酒, 腰果等, 用既水量已經好多.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