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6

一個好結果, 不代表決定正確

簡單舉一個日常生活例子作示範:

從A點到B點有兩條公路可以選擇第一條公路是直線距離車程10公里第二條公路是抄遠路的長公路車程40公里正常情況下第一條公路是最佳選擇今天你打算從A點到B點卻在第一條公路中途因前方出現交通意外而出現大塞車結果你花了四個小時才可到達目的地

選擇第一條公路是正確的選擇但卻得不到一個預期中的好結果

再舉另一個例子看看:

美國NBA籃球賽A隊對B隊比賽到了最後十秒雙方陷於膠著狀態得分平手此時控球權在A隊手中教練叫了一次暫停藉以部署最後一次進攻此時助理教練拿出了一些隊員比賽生涯的數據詳細記錄了球員處理最後一次進攻機會的成功率和不同戰略部署的成功機會

正常情況下教練當然需要按這一些數據和經驗做決定但教練此時卻突然讓大後備C上陣還決定了讓C去處理最後一擊此決定令所有人和C大感意外因為C處理最後一擊從來沒有成功而球隊從來沒有任何利用C為戰略重心的經驗

結果C處理最後一擊卻在對手夾擊的情況下得分致勝

教練沒有做出最好的戰略部署但卻得到一個好結果

 
在日常生活中出現類似的情況多不勝數當然做出一個好的決定而得到一個良好結果是大家的合理期望無人會喜歡一個令人失望的結果吧但上述的例子已看到一個合理的決定其實不一定會出現一個好的結果但是人類的心理是很奇怪的直覺上傾向從結果去推導決定的合理性

試想想在第一個例子中如果明天此人依然要從A點到B點因為今天的極不愉快經驗他有可能因而選擇距離更長的第二條公路了理性上大家都知道公路出現交通意外而大塞車的情況其實是比較罕見出現的機會率低所以明天的最佳選擇依然是第一條公路現實上卻肯定有人會因為今天一個不好的結果便非理性地認為今天所做的決定不正確

在第二個例子中不難去想像賽後傳媒都會大讚教練別出心栽的決定因為在大家的眼中, 一個好的賽果已代表教練的決定是正確的

現實中不少人都不自覺地犯下同一個錯誤人類直覺不喜歡從機會率或統計學的方向想問題而是傾向把東西或已出現的結果定性把結果無限放大忽略了出現這結果的機會率和這結果外的其他可能性

下文待續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6

迪拜是中東的香港?

小弟近期閱讀的一本書叫The Rise and Fall of Nations由於近期公事繁忙三個星期還未閱畢全書但作者的某些看法已值得記錄下來


書中其中一段談到近數十年中東的政經亂局 他坦言迪拜是一個神奇的地方2008-2009年迪拜地產泡沫爆破迪拜政府無力還債唯有依賴兄弟城市阿布扎比 (Abu Dhabi) 打救才僅僅渡過難關

曾聽一些老居民所言當年全市經濟衰退人去樓空爛尾樓空樓隨處可見機場上泊滿無數架沙塵密佈的車輛 (因為不少生意人生意失敗害怕當地政治追債唯有放棄一切火速離開)

  
作者認為迪拜當時大興土木過量翻身的日子遙遙無期殊不知短短過了四年2013年起迪拜經濟已全面復活根據作者的分析其中一個最大原因是迪拜特殊的地理位置可算是佔盡天時地利優勢跟全球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樣

2011年爆發阿拉伯之春北非埃及敘利亞接連發生內亂當地的中上流階層沒路可走唯有把錢放在迪拜這個自由港中 小弟也記得2011年初來貴境大部分市中心的樓宇都有空缺但2012年底開始租金跟樓價一起爆升主要原因是大量資金進入樓市而人口上漲的同時也帶動了經濟的發展


所以迪拜與眾不同的地方是附近國家動盪卻反而會為此城市帶來額外的資金資金避風港的說法不是毫無道理

另一個獨一無二的地方迪拜身為阿聯酋國家的其中一個酋長國當地人以伊斯蘭教義為主但這城市卻是阿拉伯世界中最開放的一個對外資全面開放的同時也同時容納不同信仰或文化的外來人口跟1930年代的亂局比較 (事實上當前的全球政經亂局絕對可以跟1930年代比較)迪拜跟北非的Casablanca十分相似

城市中的人口來自不同國家有苦力勞工有皇室大商人油王同時間有走私軍火的交易各國間碟交換情報恐怖主義跟線人接觸的連接地正因為此地方涉及黑白兩道各方人士的利益所以在大亂的中東中迪拜反而成為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也因而從未受過任何恐怖主義襲擊

當年1979年中共經濟對外開放引進外資香港成了內地跟外地接觸的最佳平台香港因而享盡當中的發展機遇而現在作者明言2015年起伊朗慢慢擺脫西方制裁的約束重新再跟世界接合情況跟三十多年前的中國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波斯民族將再次強大和掘起而當中的機會波斯灣對岸的迪拜肯定可以利用自身的地理優勢而得到更長遠的發展


事實上迪拜雖然是阿拉伯人的地方但地理上和歷史上跟伊朗有緊密的關係即使到了現在迪拜本土的阿拉伯人口中10-20%依然可以說波斯語迪拜皇子Sheikh Mohammed年輕時曾在伊朗的軍校就讀可說一口流利波斯語他其中一位妻子也是伊朗人在迪拜經商的伊朗人眾多一些歷史悠久的舊建築也受波斯傳統的建築影響所以迪拜受惠於伊朗重新對外開放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

在迪拜中小弟其中幾個能真心交流的朋友都是伊朗人, 已去過伊朗遊玩三次不得不說伊朗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家